練錦鴻妻子竟是她 - 馮睎乾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6 02:00
《蘋果日報》截圖

日前練錦鴻法官審案時,下令公眾席上三個戴黃色口罩的市民離場,引起傳媒廣泛報道,使大家關注這件事,更甚於案件本身。更引人入勝的,是翌日資深傳媒人黎則奮在社交網站發帖文:「如果大家知道有顏色歧視的法官練錦鴻的配偶是作家黃碧雲,新聞肯定更加juicy,引發無限聯想。」

各位,此黃碧雲非彼黃碧雲,不是因初選而被捕的前議員,而是著有《烈女圖》、《盧麒之死》等書,廣受黃絲文青歡迎的作家。我不熟悉黃女士作品,無從判斷其政治取向,但見不少黃絲朋友對「練黃配」表示震驚,大似張愛玲筆下的伍太太,痛心她摯愛的表姊「彩鳳隨鴉」,想來黃女士的政治立場,應該跟她的姓差不多。

若黎先生所言非虛,練官對於「黃」應該不帶偏見,只有偏愛。我這樣說不是開玩笑,以下是理據。練官在事後澄清,他沒對顏色所代表的政治訴求作價值判斷,其驅逐令亦跟口罩款式和顏色無關;原來他只是留意到口罩上印了幾個英文字母,覺得是政治訴求,不希望法庭成為宣示政見的場所而已。

什麼字母?原來是「F.D.N.O.L.」,我用力想一下,才勉強憶起是「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縮寫。這句老掉牙的口號,久違一年有多,像我這種厭惡政治的深深藍,早就拋諸腦後。是什麼驅使練官對這五大字母念念不忘,以致一見黃色就在腦海發出迴響呢?是愛啊。

練官表示與顏色無關,但考慮到人類生理結構局限,實在很難相信。那幾位黃口罩人士,據說坐在最後一排,跟練官相距20米,而口罩上的英文字不但小,也沒有色彩;練官如果是人,怎可能看得清?除非練官原是黃絲,跟這款口罩日日夜夜耳鬢廝磨,那麼隔老遠也是可一眼認出的。

練官到底有千里眼,抑或暗黃,抑或純粹撒謊呢?驗證方法很簡單:只要下次到他的法庭聽審時,戴一個印有「我愛習近平」字樣的黃口罩坐在末排,看他能否隔空辨識文字,又會否下逐客令,那就真相大白。留意「我愛習近平」並非政見,純屬示愛,練官是否歧視黃色,我拭目以待。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