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不知為知 - 王偉雄

更新時間 (HKT): 2021.01.23 02:00
孔子像(互聯網)

孔子的名言「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論語· 為政》),說的並非深奧的道理,而只是intellectual integrity很基本的一面。「Intellectual integrity」這個詞語我不懂得如何準確中譯,「integrity」可以勉強譯作「整全性」,帶有「挺立得住」的意思;「intellectual integrity」指的就是在有關知識的事情上(例如做學術研究和寫文章表達見解)做足了應該要做的事,更不會說謊、作假、抄襲、歪曲事實、不懂裝懂,於是能在知性上挺立得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應該不難做到──知道的才表示知道,不懂的就承認不懂,有多難呢?當然,人誰無錯,而我們亦沒有理由要求每一個人對自己的知識在任何時候都有準確的評估;偶爾自我評估出錯,以不知為知,是可以有合理解釋的,屬於情有可原。可是,如果以不知為知,並且發表文章向大眾侃侃而談,而說錯的事情卻是很容易查證的,那就是不負責任,有損intellectual integrity。

李怡先生早幾天在專欄刊出的文章〈改變〉裏就明顯有以不知為知的例子──不是他舉別人做例子,而是他自己的說話就是例子。這篇文章有不少論點是我不贊同的,例如將「追求平等」和「追求絕對平等」看作是同一回事,那簡直是莫名其妙(其實甚麼是「絕對平等」?在任何一方面都相同?但誰會追求這樣的平等?);又例如他筆下的「美國保守主義」是極度簡化的,令人以為美國保守主義只得一種,就是「遵從傳統、習俗、固有道德、關注多樣性和承認差異」。不過,這些可以當作只是意見不合,有其意識形態上(ideological)的根源,對同一事實有不同的理解,而不是對錯分明,以致可以肯定誰對誰錯。我說的明顯例子是以下幾句:

「那時的西方學生思潮,分自由派(Liberal)和激進派(Radical),沒有人自稱是保守派,因為保守派意味着沒出息。……其後文革自我毀滅,蘇聯東歐中國都經濟不振,而列根的保守、小政府,自由發展經濟的政策取得驕人成效,於是保守主義才再被人們提起。西方不再是自由派和激進派之別,而是自由派和保守派之別。」

「沒有人自稱是保守派」云云根本不符合事實,而且是很容易查證的。李怡說的「那時」,是他在文章首段講到的「50多年前,中國文革時期」,即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而這段時期美國正參與越戰。「那時的西方學生思潮」,看上下文應該是指首段說的「美國反越戰和反建制學生運動」。當時自由主義在美國大學校園確實聲勢浩大,但絕不是「沒有人自稱是保守派,因為保守派意味着沒出息」。大學生之中大有擁護保守主義者,他們不但沒有遮遮掩掩,反而是組織起來對抗自由主義,例如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這個著名的保守派學生組織,就是在1960年成立的;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當時就讀哥倫比亞大學,正是保守派學生,曾經積極參與對抗自由主義的活動,跟反越戰的示威學生對着幹,兩幫學生甚至大打出手。

李怡接着說列根的「政策取得驕人成效」後「保守主義才再被人們提起」,同樣是錯得離譜,同樣是很容易查證的。列根的總統任期是1981至1989,而美國保守主義陣營在五十年代便已開始發憤圖強,William F. Buckley Jr.於1955年創辦保守派的重要雜誌《National Review》;而同一時期有闡明或捍衛保守主義的專書出版,較著名的有Francis Wilson的《The Case for Conservatism》(1951)、Russell Kirk的《The Conservative Mind》(1953)和Daniel J. Boorstin的《The Genius of American Politics》(1953)。此後美國保守主義持續發展並在政治上得勢,例如保守派遊說集團American Conservative Union於1964年成立,尼克遜於1972年以壓倒性優勢成功連任。甚麼列根政策成功後「保守主義才再被人們提起」,簡直是「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

李怡先生德高望重,讀者眾多,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文壇老前輩,甚至被視為「智者」。他的文章對公眾有影響力,像以上指出的錯誤說法,相信有讀者看了便信以為真,以訛傳訛,那就不好了。勿以不知為知,不管前輩後輩都應該警惕,對人對己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