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卸膊回應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4 02:00

五四運動的時候,有兩個先生很是有名。一個是德先生,一個是賽先生。

德先生是democracy ,即是民主先生,賽先生則是science,科學先生。

小時候不明白,為甚麼五四的新文化運動除了要「民主」,還要「科學」?難道希望「科學發明興邦」?

當時我不知道,「科學」兩個字的實際深意。

後來再看文革的歷史,才知道,沒有「賽先生」,也就不可能有「德先生」,反之亦然。

文革時候提出種種害人不淺的政策口號,甚麼「人多好辦事」、大煉鋼鐵、超英趕美、畝產萬斤、放衛星田等等,全部都是經不起科學的推敲驗證。如果當時有人可以如實用科學數據分析,「主席絕不可能畝產萬斤」,或許便能免去一場災禍。

可惜,科學的想法便是講程序講資料講論證,就是偏偏不講政治。政治是甚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誰反對這個結論便是打擊人民群眾的革命積極性,是站在人民群眾的對立面,不利主席革命事業的發展云云。這就是政治掛帥、科學靠邊。

今天香港的德先生和賽先生,似乎都被趕離家園了。科興疫苗出事,市民就是想知道,打疫苗是否和死亡有因果關係,這本來是「純粹科學」的問題;但由於這是「國產疫苗」,是代表大國科技進步實力長足發展的重要標記,於是你就要問:賽先生真的可以站出來遮住領導高大的身影嗎?

政府為了鼓勵市民打祖國疫苗,搞了許多公關show,甚麼打完特別好瞓、好興奮,愛國報章也寫「市民打疫苗的熱情高漲」,可說是「熱愛基本法」的第二集,熱愛打疫苗!

結果科興的審批綠燈長開、狂獲豁免,任何質疑聲音都是「政治化」,賽先生完全無路可退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