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貓好過做人?- 吳靄儀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1 02:00

從前,家有三貓,年紀老大,身體開始出現毛病。一天,忽然發現,貓爪趾甲長長彎曲,刺入腳掌,顯然已一段日子忍受痛楚,於是急忙漏夜找獸醫幫忙。其實,貓病折磨不止此,都默默接受,因貓苦而大慟的是我們這些養貓之人。

我於是想,生、老、病、死,人貓一樣,但是貓不會擔心會生病會痛苦,極其量危險當前才會害怕顫慄,但人則遠在痛苦來臨之前已擔憂、恐懼,不但為自己,還會為所愛的親人,甚至遠方的陌性人擔憂恐懼。因此,除了實際的痛苦,人生更充滿貓不會感到的驚恐悸怖。我於是想,是否做貓比做人好?或者,是不是應向貓學習,只痛真實的痛,只苦真實的苦,而免除一切想像,無論是在預想中,或在回憶裏,將現實的痛苦延長和加深?

盼望、期待、回憶、想像,那是有思想的人類的特性,而痛苦與歡愉在思想中並不對稱。詩人John Donne有歌云:How feeble is man’s power, That if good fortune fall, Cannot add another hour, Nor a lost hour recall! But come bad chance, And we join to’it our strength, And we teach it art and length, Itself o’er us to advance. 人多麼無力,一時幸福,一秒不能延,過後無痕迹!但若至失意,則添愁更加恨,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綿綿不斷絕!

其實最折磨人的正是渴望好的事物,害怕得不到。少時看金庸小說《飛狐外傳》,結局有佛偈: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希望沒有記錯)。最後兩句: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設若人可自由選擇,是不是會選擇「離於愛」?在渴望與無憂之間,你會選擇哪一樣?在做貓與做人之間,你會選擇做哪個?

理想也是一樣。理想、高超的目標,遙不可及,原應是痛苦的泉源,那末為何要擁抱理想?為何衣帶漸寬「終不悔」?畜牲沒有理想,其實天神也沒有理想,因為天神已恆常活在平安喜悅之中。只有不上不下,亦剛強亦軟弱,不完美而又追求完善的人類會有理想。為理想而犧牲的人,古往今來常見。那麼,為何受盡理想帶來莫大折磨的人類,我們會以文學以歷史歌頌?為何我們的民間故事和神話,充滿思慕下凡的仙人?

威爾斯詩人Dylan Thomas三十六歲生辰,以詩誌記,肯定作為人,「為愛而生,污泥之身,穿越塵濁牽絆,游往他光明的清涼國度」。(其實我也不大解得明「man a spirit in love, Tangling through this spun slime. To his nimbus bell cool kingdom come」,我只是覺得這些句子很刺激。)不是達到理想,而是對理想的追求,令人類這麼值得歌頌,值得天神愛慕。做貓有做貓的好處,但我同意,做人比做天神有意思。間中痛苦是合理的代價。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