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余非現象 - 馮睎乾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3 02:00
《蘋果日報》截圖

余非在2015年出版《「佔中」透視》,妄稱獨立評論人協會收美國錢,近日誹謗罪成,連累出版社三聯也要賠錢。朋友H看見新聞,就發來一條訊息,憶述對余非的印象。

H在中大唸中文系時,原名關秀琼的余非是比他高幾屆的師姐,正在唸研究院,也是H的tutor。H並非一個膚淺的人,所以他特別注重外貌,第一句就說:「余非當時幾靚女,唔似𠵱家大媽樣。」我馬上抗議:「唔好侮辱大媽。相由心生,同大唔大媽無關。」

除了樣貌記得清楚,H對於其他事似乎不甚了了:「研究院發生咗件事,係乜就唔係好記得,淨係知道余非帶領同學去同管理層對抗。當時我覺得佢好正氣!」我忍不住問:「唓,余非𠵱家試圖揭露外國勢力,唔正氣咩?有冇屈穎妍鬧林鄭嗰啲文咁正氣先?」

告別校園後,余非成了教科書編輯,H則是中學教師。有一年余非來H的學校演講,H才知道她從事親子教育之類工作,依然覺得她「正正常常」,為人溫和,一點也看不出是「紅底」。直到近年看見她的大作,驀然回首,才驚覺她當初是掩藏得那麼好,一如那些年還在壹傳媒工作的屈穎妍。

屈穎妍與余非的人生軌跡,確有幾分相似:同樣是80年代畢業於中大中文系(說起來余非還是師姐);同樣從事過親子教育;當年同樣正義凜然,敢於向權力高層說不;今天同樣為中共服務(這句話是讚美,千萬不要謙謝),致力維護國家安全。

可惜的是,兩人為國家服務的時候,同樣有弄虛造假、散播謠言的問題。屈女士行文粗疏劣跡斑斑,不必再說。關女士這次更因為閉門造車穿鑿附會,鬧上法庭,到底是能力不足,抑或態度馬虎,則尚待中央查考,但無論如何,終究是吃國家的飯,砸國家的鍋了。

朋友H覺得她們裝得好,能潛伏這麼多年,我則認為未必是「潛伏」。你想換一張臉孔,需要做整形手術,但你想變另一個人,一念之差就足夠了。光是提防唸中文系和搞親子教育的女人,並不能讓你捉鬼,因為真正的潛伏,只是人心裏面的鬼而已。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