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徒以外的復活節 - 邵頌雄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3 02:00
互聯網

今年的復活節,落在明天。

大部分的宗教節日,都有固定日子。聖誕節是十二月二十五日、浴佛節是農曆四月初八等,然而對基督教徒(包括天主教和新教的教徒)最重要的復活節,卻是每年浮動,當中蘊含的象徵意義,其實大於歷史意義。

復活節是基督教紀念耶穌被釘死十字架後第三天復活的節日。《聖經》裏面沒有明確記載耶穌受難或復活的日期。早期基督教會施設的復活節,與猶太人的逾越節為同一日。兩個節日,都具有極權打壓下獲得重生的時代意義。近代學者認為《舊約》中提及上帝指令以色列人宰殺羊羔、以牛膝草蘸其血塗於門楣的做法,古已有之,是為以色列人仍為半遊牧民族時,啟程往尋放牧地方前的春祭活動。於〈出埃及記〉記載的,是由上帝「御駕親征」,幫助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埃及法老奴役的故事,期間上帝降下疫災、蝗災等十災以作威迫,當中的第十災就是差遣滅命使者(ha-mashḥit)擊殺埃及人的長子和頭生牲畜,而塗有羊血的以色列人家庭則免受此劫。經此一役,法老着令以色列人儘快離開。以色列人只能倉促收拾細軟便馬上逃離,連包餅也未有時間發酵。往後猶太人過逾越節,用餐必定有苦菜、無酵餅、酒等,象徵由奴役通往自由、從苦難獲得救贖,將游牧文化和艱苦抗爭,深化為宗教慶典。

耶穌與門徒共進的最後晚餐,就是逾越節晚餐。《新約》的說法,是耶穌將逾越節的意義更作轉化,把無酵餅象徵其身體、葡萄酒象徵其血,以自己作為逾越節待宰的羊。如此以血所立的新約,成為基督教信仰的基礎。耶穌最終被釘上十字架,雖有神學上的解讀,但於世俗角度來看,則是耶穌於隸屬羅馬政權的猶太行省傳道時,遭遇極權的致命打壓。管轄猶太行省的長官,由羅馬共和國任命,長官之下不乏趨炎附勢的猶太人,包括諂媚羅馬政權的政黨、偽善的貴族、文人、宗教領袖。耶穌傳道期間提出的各種理念,威脅到這些猶太人中的既得利益者,遂令他們往羅馬總督處挑撥離間,誣陷耶穌的言論煽動猶太人反羅馬皇帝、危害國家安全。逾越節晚餐後,耶穌被門人出賣,經過多番侮辱,以及鞭刑、荊冠等苦難,最後被釘上十字架。對教徒而言,耶穌三天後的復活,是信仰的核心,象徵了榮光的綻放、永生的希望。

兩個節日雖有不同宗教背景,但兩者表徵堅持公義、戰勝打壓的深層意義,卻是普世價值。羅馬教會於四世紀後,把復活節定於「春分」(vernal equinox)月圓後的第一個星期日,而不是固定的日子,背後有多重表義:一,春分之際,太陽直照赤道,所謂「陰陽相半」,晝夜平分,此日之後直至「夏至」,北半球漸晝長夜短,故有光明戰勝黑暗的意象;二,月圓象徵照破漆黑的智慧光明;三,星期日為猶太曆法中一週的開始,故具重新開展的意涵。既施設耶穌復活為星期日,受難日便是倒數三天的星期五,紀念最後晚餐的濯足節,就訂在星期四。傳統就這樣建立出來。中國文化以地天「泰」卦,於《易經》的卦序排第十一,亦有開展另一階段的含義,強調「泰」的狀態,經由開天闢地的初生階段,再歷啟蒙、需養、爭執、戰爭,然後積聚資財和建立法治,才得達至,而卦象把地置於天之上,強調上下交通感應,恰為天地「否」卦展現在上者高高離地姿態的反面,如是為「春分」提供了「沖氣以為和」的交和意義,建立便與西方宗教有所不同。

聖誕節的設定,亦與節令有關。《聖經》同樣沒有記載耶穌的出生日期。教會約於設定慶祝耶穌復活的節日後不久,亦訂立十二月二十五日為紀念耶穌降生的日子。這一天,剛是羅馬曆法中的「冬至」(winter solstice)。冬至那一天(現今曆法一般於十二月二十一至二十三日之間),為全年晝日最短之日,也就是象徵黑暗比重最多的一天,此後則白晝逐日增長,期待春天再臨。中國傳統「冬至一陽生」的說法、配以地雷「復」卦,意義相近。雖然也有學者指出,這一日為羅馬其他宗教神祇的生日,亦與農神節的祭祀活動重疊,但把基督教兩個最重要的節日並看,以冬至表徵黑暗之中被壓至低谷的光明正逐漸增長、以春分月圓後的週日表徵光明終於戰勝黑暗和苦難後的重生,由此聯繫耶穌的降生和復活,即於非教徒而言,也能為兩個節日賦予意義。

太平盛世的日子,很難體會光明的珍貴,任何節日都可被徹底商業化。但身處黑暗時代,眼見每天都比之前一天更為黑暗、彷彿正被黑洞吞噬之際,能於漫無邊際的極暗中對微弱光芒日漸增長的希冀、對大光明重臨大地的憧憬,不啻為一支對信念堅持不懈的強心針。今天的復活節,竟然不是慶賀三陽啟泰的吉祥景象、寄望炎夏的百花盛放、秋天的歲稔年豐,反而是往昔冬至時與同道親友的歡欣團聚。然不論東西方的宗哲思想,不乏見有循環往復的義理。所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撕裂有時」也「縫補有時」。放眼歷史,更迭必然,重要的不是眼前的成敗,而是有否憑良知處世。

復活節,但願真的就在明天。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