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革命及其他 - 邁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9 02:00

宅在家中避疫超過十二個月,和電視機相依為命,奄尖鬼變了不折不扣的順德人,以往諸多挑剔,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現在什麼都睇得一大爛餐,但求就手不論好醜,真有點像唐滌生粵劇《紫釵記》裏終於屈服於環境的霍小玉,「入門氣燄今全斂,願毀三生石上緣」,腰骨軟過向新疆血棉花下跪的愛國藝人。先兩晚播瑪麗蓮夢露首掛頭牌的《飛瀑慾潮》,自從七十年代末在三藩市卡斯特羅戲院開了竅,歷年來不知道看過多少次,竟然懶到連按一按遙控器轉台都費事,眼光光望住美版潘金蓮第n次企圖謀殺親夫。此片男一號約瑟哥頓,我一直認為是影史上飾演保羅鮑爾斯最佳人選,尤其在希治閣《辣手摧花》那個寡婦殺手的造型,只需將小城街道粉飾成坦吉亞,衫都唔使換就是活脫脫的駐非大作家,因為剛剛讀完《日子》,更有種「噢,你也在這裏嗎?」的恍惚。

不過公道講句,帶半自傳色彩的《情陷撒哈拉》由尊麥高維治演男一號,其實也是一時之選,同一系列男星,更漂亮的祖狄羅一九九零年尚未出道,尊尼狄普亦太後生,而且他們兩個身高都不如理想,和以瘦削見著的鮑爾斯有點距離,演技再好也補救不了。這款姿整型男,舊時代統稱dandy,中譯「紈絝子弟」冥冥中和「二世祖」暗通款曲,未必與事實相符,二十年前忽然流行新創的Metrosexual,承繼dandy非常摩登,但似乎強調箇中代表人物貪靚得來性取向偏直,基佬有慘遭排斥之感。六七十年代男裝界一度推動「孔雀革命」,是dandy的變奏,peacock的cock令人想入非非。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