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鷲(六) - 李碧華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9 02:00

為了這機緣巧合又震撼人心的,禿鷲和皮包骨餓童的照片,凱文卡特靜靜的在那兒等了20分鐘,並選好角度——這是三方在「等」的緊張時刻?是等死!

拍攝完畢,小女孩仍未餓死,仍蹣跚爬行。雖然凱文卡特事後表示,他趕走了禿鷲,也給了小女孩水和乾糧,並因想起自己的女兒而放聲慟哭……

他得到名利,也受盡批評,沒放下攝影機即時援助,卻眼睜睜地等待一幀冷酷「佳作」——一年後,凱文卡特因眾人攻訐和自身難關,孤獨自殺,終年33。

BdH3g冷笑:「人類不是冷酷,只是無知。低估了道德,高估了商業價值——對我們禿鷲,仍是無力了解。」

「當然,我們也不需要他們了解——他們連自己也不了解。」

禿鷲群起揶揄:「低等動物!」

正說着——OK了!

天葬台上那少女終於氣絕,終於成為真正的屍體,成為禿鷲的午餐,不,晚餐了。

總之,生死之間只是「一口氣」。

「開動!」那發號施令的L748m也算是頭目,那麼美味的眼珠這回自然歸牠所享。

「都是你精明、準確,值得的!」一眾奉承。

豬牛羊魚的眼睛大,稱「眼球」,人的眼睛相對小,稱「眼珠」。球和珠都是圓形的,但一個生物只得兩個眼睛,很珍貴。

人的眼珠雖小,但它是靈魂的核心,帶着神聖又腐敗的異香,也有殘留的鹹味,是眼淚抑或渴望?不知道。禿鷲愛它潤滑的口感,軟Q的膠原蛋白,水晶體像果凍,啄食後在嘴裏爆漿,腐水微濺,一口一個,快速的享受,只有老饕才懂……

(明續)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