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邊個管 - 陳也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9 02:00

文匯報做藝展盲公竹,但觀眾揸住碌竹感覺超級伏。明明報道大館裏面的「韌生」Unsung展品幾咁黑暴,三本在展場的書「夏慤佔領圖」「年初一紀事」「雨傘見聞」,根本一本都搵唔到。這種免費宣傳,令本來得十零件作品@一幅十步行晒的牆上的蚊型展覽,超吸睛,排隊上去睇的市民意外發現一間有超大露台乜都白色的咖啡室,隨時要破費,高級文青了一下,黑暴刷聲變白。

同一份報紙,早幾日已高調宣傳金鐘The Desk的世界新聞攝影大獎圖片展,慌死假期冇人會入荒涼的金融區睇被浸大下架的展覽。東龍島露營隊紅酒遺下N袋垃圾的市民,唔屬於「好X鍾意香港」群組,亂遺垃圾,做死清潔工,這些人拍拍屁股丟晒廉價營墊後,冇執輸也去大館睇展的話,肯定成為文匯報裏面那位開口難聽過粗口的所謂市民陳先生,猛話大館係警署,黑暴展是侮辱警察。展覽位處那個地方,前身並非警署,係監獄。阿蛇坐得監少,雖然涉嫌強姦,栗戰司當烏龜鯉魚咁放生。將偷渡越南人蛇兩條金鏈「偷龍轉鳳」又點?小菜一碟,阿蛇坐監,唔使人教!大館叫做Tai Kwun,大官,度身訂做。官字兩個口,警字超然於實體,大你個官柒個口。左報批鬥藝文界,升呢做文化判官,完善分豬肉制度下,有錢途。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