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華在三藩市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3 02:00

喧噪一時之三藩市中裔老婦慘遭白漢「種族主義襲擊」、奮而掄棍毆鬥案,經攝影帶查明,原來又炒車——公共辯護律師嚴正聲明:該名詹金思的白漢拳打中婦謝小珍之前,已先遭四名來歷不明之暴徒連環襲擊,頭部受傷,神志不清,遇到該路邊之中裔老婦,已無法辨認方向,更無從辨別性別膚色,一片模糊,以為仍遭到圍堵,遂奮起自衛。

律師表示,此事不是種族暴力,而是一宗悲劇。詹金思是無家可歸的人,精神健康有問題,一直在街頭流浪掙扎,而且被社會欺凌而忽視:「即使他在繁忙的聯合國廣場上,於光天化日下被人虐打超過四十下,也沒有人向他伸出援手。」

換言之,該倒楣鬼帶傷突圍,不巧遇到了紅衛兵一代變老的悍婦。雖然該阿婆也被打爆了一隻眼睛,以左翼社會學理論,詹金思身為受害人,不應受處罰,其人即遭到全球華文網絡毒舌一面倒抹黑誣蔑為種族主義者,實應得精神名譽的巨額賠償。

唯謝阿婆卻發起愛國眾籌,導致左膠和海內外義和團不分青紅皂白之帕夫洛夫式小腦條件反射,網絡人來瘋效應,幾日之內得巨款一百萬美元。阿婆本人扣下十萬美元湯藥,其餘九十萬卻莫名其妙地變成了所謂的反種族主義基金。

原來無端捐錯錢的才是真苦主,此案若上加州法院,若判回水,手續繁複,不如全數賠給該流浪漢。

哲學家叔本華說:「所有的真相,必經三個階段:第一是廣受嘲笑,然後必遭暴力迎擊,第三,終於理所當然的廣為大眾所接受。」(All truth passes through three stages. First, it is ridiculed. Second, it is violently opposed. Third, it is accepted as being self-evident.)

對於此一包括大量網愚跟車聲討「種族主義」的鬧劇,真相之浮現,叔本華三階段可更正為:「第一是義和團式之理所當然反應,第二是暴力反擊,第三是當被證實是烏龍而慘遭嘲笑。」

叔本華沒有錯,不過次序顛倒而已。不論愛國劇、反種族主義正氣劇,美國慘遭川普四年之精神創傷,又經網絡跟車起哄瘋狂抽水,演變為笑劇收場的風險甚高。

我早說過此案疑點多。川普四年再由拜登接棒,民間智商崩陷更甚。遇到這等小事化大的泡沫新聞,隔岸觀賞者更不必戰狼上腦,買包鹹脆花生,翹起二郎腿,睇定啲好。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