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場風花雪月的往事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4 02:00
互聯網

成熟的女人,都不會對以前那個ex回頭眷戀。

明明已經戰狼式與對方交惡,某國卻忽然大事紀念「乒乓外交」五十周年。

像一段已逝的綿綿情事:兩國乒乓球隊如何在日本偶爾邂逅、莊則棟如何當機立斷邀請敵國的乒乓運動員上大巴(此舉據說是冒死的),然後那十多個嬉皮士型的美國乒乓球運動員如何上長城、遊天壇,一臉的天真,重看照片,都可以聽見這群高大的美國兒童,左瞻右顧,不斷發出Wow、Wow、that’s cool、how awesome的讚嘆聲。

然後就是著名的基辛格裝扮肚痛,經巴基斯坦的喀拉蚩秘密往訪。然後就是周總理北京機場迎接尼克遜、中美上海公報。俱是可供全民三代不斷重溫一次又一次的甜蜜回憶。

月光與星子、玫瑰花瓣和雨絲。然而會不會太過單方面的情感傾斜?

且不說美國人下一代不讀此非西方主流的歷史。乒乓球不是美國的主流運動,冰上曲棍球和籃球才是。美國人今日記得阿里、泰臣,那幾個據說創造歷史穿喇叭褲的乒乓球員,今日沒有美國人會叫得出名字。

然後就是尼克遜基辛格,是越戰美軍犧牲的負責人,滿嘴謊言,一肚子的詭計,在美國左翼知識界和年輕人眼中臭名昭著,都寧願如川普一樣,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兩人。

美國網絡下一代對所謂的乒乓外交並無興趣,一名遠東乒乓球運動員盲打誤撞請了一個美國乒乓球手上了敵國的汽車,不是一件大事情,唯中國人無限懷念。

在心理學上,這種單向的對往日的依戀情感,叫做Limerence──明明情已逝、情不再,舉國不是都鐵定美國十惡不赦,就是你最大的仇敵嗎?過了幾十年,還在那隻銹鐵箱拿出幾張發黃的照片和情信,點數檢閱,遙望窗外飛過的那幾雁,露出幸福的微笑。

在心理學上,這是什麼意思?美國人向前看,早就沒有這種包袱。他現在跟你講如何遵守他美國定下的西太平洋和南中國海之國際規則,肯就肯,不肯則兵戎見。當美國海軍副官在欄杆上擱起一條腿、在南海對着你僅千呎外的戰艦——公布這張照片最updated,即以前任何情信和贈照皆已過去,我已經離開。而你,初中生發育時的一場回憶起幸福無限的初戀遺物,還一件件數出來喃喃自語。

若我是女人,過了這許多年,這種難以抑制的舉動,被人看見,我會難為情。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