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無極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5 02:00
台灣英文新聞網站圖片

在西方抵制所謂新疆血棉聲中,唯無印良品聲明,會繼續採用新疆棉花。

敢清脆得如此孤高,因為這家叫做Muji。

然而,Why not?在全球化濁流滔天的亂世,拒不參與,無印良品有這樣的license。

在亞洲內陸某地,出產違反人權的血棉與否,是西方一手製造的「全球化」(Globalisation)與最大的世界工廠之間產生的一點點政治摩擦,日本貨的生產線雖然有一部份也上了這列火車,但這個國家好像阿嘉泰克莉絲媞(Agatha Christie)的偵探小說——東方快車的某一節車廂裏,清晨發現一具屍體,身上插了一把刀,列車引起一陣喧噪,列車長、偵探波瓦洛和若干好事的乘客在甬道上奔來走去,獨在一個包廂裏,一個貌似伊恩麥凱倫(Ian McKellen)的紳士,穿一套Savile Row戴維斯父子裁縫精於cuttings的西裝,一份泰晤士報,一隻煙斗,高山仰止般的波紋不驚,偶爾遠眺窗外的藍天白雲。這位高人以前曾經入伍,去南非參與過波爾戰爭,家族在印度有棉織品生意。火車出了謀殺案,Crisis?What crisis?他連眼皮也沒抬一下。

列車上何人混了上來,這種人是何德性,該高人一清二楚。在餐車他也不合群。但在布局上他是一名重要的人物。無印良品不參與任何制裁,這一點,外國市場顧客都幸福地表示理解。

因為這個品牌,與其背後的民族,品質與眾不同。只一條洗面毛巾,包裝精美,說明文字這樣寫:Uneven pile with jacquard finishing. An adequate volume and refreshing touch are its features.幾句溫柔的叮嚀,剛剛好,真語重心長。

啊,據說創辦人信仰共產主義。So intriguing。真的嗎?不過以日共之今日,與赤軍那個一度瘋狂的年代已經割裂。我認識的一個留學日本的文青港女,多年前告訴我:她不介意全人類進入共產主義,條件是Strictly,只要是日共統治全球即可。

如此深沉的人生美學,真是無可救藥。然而當你打開衣櫃,發現這些年,天涼好個秋似地,Muji不知不覺已經佔據了你的Wardrobe近三份一領土,其餘才是Gucci衣裙、Chloé襯衣和Hermès圍巾。

於世間的紛擾喧吠概不答理,是幾許的智慧。當你失戀之後獨自在冬日的北海道乘火車經過羊蹄山,凝視過窗外的一片雪原,你才會明白阿嘉泰小說裏一角落的那個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