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支難打的針 - 邁克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6 02:00
美聯社

家家有支難打的針,阿斯利康接二連三出事後,一頭白金亂草的英國首相雖然企圖救市,力竭聲嘶高唱牛津讚歌,到底事實勝於雄辯,前天丹麥單方面破天荒正式宣佈棄用,睇怕左右隔籬的羊群心態可能會一觸即發,個個跟住跳崖,「歐盟抵制大不列顛」這樣聳人聽聞的頭條指日可待。其他國家情況如何不得而知,法國人一直不計前嫌撐阿斯利康我倒親眼見,專家固然口徑一致,政府也呼籲長者續打無妨,奈何國民另有盤算,預約紛紛甩底,信心之一瀉如注和科興在香港的處境有得比。搞成咁,最失策是面世時講明六十歲以上禁打,隔一排一百八十度轉變,改為只有六十歲以上可以打,試問邊個會唔疑心生暗鬼,有得揀梗係揀輝瑞。晚間新聞以「阿斯利康倒入垃圾桶」作標題,乍看仲以為係「送鄭月娥去焚化爐」「推鄭若驊落堆填區」一類象徵式表述,誰不知醫生三口六面話十個預約只來了六個,剩下四劑疫苗過期無效,隨即真的嗒一聲丟進字紙簍,畫面既滑稽又震撼,電視機前「嘩,好大嘥啫」此起彼落。

巴黎接種了第一劑的M女士C先生吉人天相,完全沒有副作用,準備勇往直前再接再厲。倫敦詩人實地報導,說自己打了輝瑞平安無事,周圍朋友打阿斯利康,頭痛的頭痛,發燒的發燒,最嚴重的一個瞓低三日三夜,「不過英國人觀念和你們歐洲人不同,堅信有副作用先至有效」。哈哈哈,咁又係,打咗同冇打一樣,點知針筒裏面有冇疫苗?至於法國注射站人手不足,招募獸醫加入服務,我腦海立即浮起「死馬當作活馬醫」七字,笑到騎騎聲。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