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十年毒湯的男人 - 馮睎乾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8 02:00
《射鵰英雄傳之東成西就》截圖

一餐飯偶然來了四人,其中兩人竟不約而同天天服毒,請問機會率有多大?昨天晚飯恰巧出現這個奇景,彷彿是上帝給我們開的一個玩笑。

老趙七十六歲,慈眉善目,紅光滿臉。除了抽煙,所有對健康無益的習慣,他都有:晨昏顛倒、無酒不歡、肉不肥不吃。但他健步如飛,聲如洪鐘,胃口更勝過不少年青人,如小李——小李二十五歲,害羞內向,無論背景性格,都與老趙風馬牛不相及。若非昨晚我無意中牽線讓兩人認識,他們大概老死不相往來,而我也不會知道原來他們一個是老毒物,一個是小毒物!

飯局除了老趙與小李,還有我和阿偉。年紀最輕的小李,健康似乎最壞。他偶然提到近年患濕疹,最嚴重是幾年前全身出疹,苦不堪言。在香港醫不好,媽媽就帶他北上看「神醫」。神醫據說是火神派,開了一張猛烈的方,藥材包括以毒性馳名的附子。神醫千叮萬囑附子要煮兩小時,否則中毒,重者足以致命。

為了醫病,他在大陸住了一段日子,母親先行回港。有一天他趕時間貪方便,煮了一個半小時就服用,果然應聲中毒。小李形容那時候頭暈眼花天旋地轉,連忙躺下,一起身又昏倒,結果躺了七小時才能勉強起來,以為幾乎要死了。神志清醒後,他馬上去看另一中醫求解毒,中醫稱那劑藥確實毒,但神醫囑咐是合理的,只怪你沒按指示炮製。

經一事長一智,小李之後再也不敢縮短煎煮時間,未幾濕疹果真好了過來。直至今天,他仍每天服用附子粉末,以防復發。根據小李過往經驗,故事每次講到這兒,聽眾例必發出驚嘆:「厲害,你竟沒死!」「好險啊!」「像武俠小說情節!」諸如此類。事實上,我和阿偉就是這種意料之中的反應,都替他捏一把汗。

誰知道老趙聽後,聳聳肩淡然說:「這個附子嘛,我現在也在吃,每日早午晚三次,已經十年了。附子是川烏的子根,講起來川烏就更毒呢,我從前也要吃,更連同蜈蚣、蠍子、守宮之類毒物,磨成粉末,一起送酒服用。有時磨得不夠細,吞的時候還清楚看見一條條的蜈蚣腳⋯⋯(下刪五百字令人反胃的形容)」

我們聽見都嚇傻了,小李的嘴巴更是O得比任何人都圓。我問老趙:「你當年是不是中了情花毒,要用斷腸草來醫?」老趙攤攤手說:「腦癌第四期。」十多年前他確診腦癌,做了一個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的大手術,總算暫保性命。腦內腫瘤雖已割除,但醫生說六成機會復發。老趙眼見身邊幾個朋友,得了類似病症的,全部幾年後復發去世,就決定試一試中醫——其實即所謂神醫。

老趙有位馬來西亞老友,多年前在印尼意外中毒,毒素入腦,隨時病發,西醫束手無策,於是花了很多年在印度、中國訪求神醫,終於在山西遇到火神派奇醫李可,果然藥到病除。李可完全像一個從武俠小說穿越出來的人:他生於1930年,廿三歲時被誣告入獄,竟在獄中拜了一位老中醫為師,從他學習《傷寒論》、《黃帝內經》等等。出獄後繼續刻苦自學,還當上赤腳醫生,免費為很多人治病,逐漸自成一家,尤以擅用附子聞名。

老趙得朋友轉介找到李可,得了一張奇毒無比的藥方,急攻一輪後,再慢慢減輕毒性。如是者每天三劑毒湯,對老趙來說已是見字飲水那樣平常。我寫這個故事,絕非介紹什麼偏方或神醫。李可在2013年已過世,我也沒有秘方(千萬不要寫信向我索取),而上文已經明言:老趙當年得了絕症,先看西醫動手術,然後才挺而走險,服用特別炮製的附子蜈蚣。到底是他天賦異稟復原,抑或真是中藥奇效,根本沒有人知道。各位千萬不要胡亂相信「神醫」或服毒。

分享這個故事,除了因為它離奇,還因為我感悟到一個很勵志的道理:第四期還第四期,死還死,千祈唔好混為一談。老趙的事實擺在眼前,渺小的人,生命力原來可以這樣強大。一個人尚能如此,何況有數百萬人的群體?只有你自己投降,香港才會死。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