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天起我不辨別前後 - 畢明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8 02:00
演藝學院官方圖片

「從那天起我不辨別前後,從那天起我竟調亂左右,習慣都扭轉了呼吸都張不開口,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X老是唱着這首歌。那天後,歷史一分為二,從此,兩個世界,前後左右錯亂,呼吸困難。愛人走了。愛人是誰?

20年前《紐約時報》,911恐襲後的社評,在史詩式崩壞,災難性破滅發生之後,說歷史一分為二,往後的生活,不可能再一樣。是另一個世界。

X以為如此甘香鬆脆的日子不會太多,根本性顛倒不可能隨便發生,但原來黑開嗰條路,永遠比你想像中長。

世界很不同嗎?表面唔多覺,看清心膽俱寒。

一日前的新聞,讀起來很魔幻:「豐田衝燈撞平治後叠羅漢……司機肇事逃逸」,魔幻是新聞之下的留言。

「佢呢啲真係正死仆街,累人累物,一定要法律制裁」回覆:「仲有法律?」還有:「法律不外乎楊明」。

一日前的新聞,交通意外,對於馬路治安、橫衝直撞罔顧人命之理解,誠是高手在民間,學嘢睇留言。

唔通睇歷史咩。X以為係。英國歷史學家湯恩比在《歷史研究》卷頭就寫「宿命帶來希望」,宿命,即係惡有惡報,「睇你幾時死,實有報應㗎你個死八婆!」諸如此類 (都係留言區地上隨便拾到的真理。)說穿了,都是公義,公義帶來希望。不過現在已沒太多人讀他,好像有點過時,但他「一反國家至上的觀念,主張文明才是歷史的單位」,應該要接受國民教育。

歷史學家的腦袋,結構好像很古怪,總給人一種「忽然想通了」的感覺,美國歷史學家Howard Zinn,令荷里活的Matt Damon也公開演說他的公民抗命論,說 “The rule of law maximizes injustice. The rule of law is the darling of the leaders and the plague of the people. We ought to begin to recognize this”。原來英美歷史學家的思想,那麼邪教。最高舉、最擁護、最堅持法治的如馬丁和瑪嘉烈,不知是否有爆炸的感覺。歷史學家在妖言惑眾,有陣風吹過,很寒。

有些民族不信歷史學家,信官。譬如包青天之類。包青天帶來宿命、狗頭鍘、和希望。因果是美麗的。好似係。X讀過一篇文章,說「包青天是宿命因果的美夢,望後現代也有後現代的美夢。」笑到咳。然後肚痛。然後嘔。

北宋喎、靖康恥喎、包青天喎、人治嚟喎。包黑面死咗9千年。

或者,有些時代,有另類因果,像豐田衝燈撞平治,「法律不外乎楊明」的大時代。在《大時代》,你需要做方展博。X永遠記得,方展博大罵賤婆婆那場戲,每次看都會喪標淚:「由嗰日起我唔識做人喇!」「如果你個仔唔係打死我老豆,佢依家係名流少奶喇婆婆!」「我點面對你啫,因為你個仔係丁蟹呀!」

從那天起我不辨別前後,「由嗰日起我唔識做人喇」。方展博瞓過天橋底,做過忠誠的廢物,最後數着爛蟹一隻、兩隻、空中飛街。不靠宿命。他是《大時代》的人辦,有時候,守住信念,記住帳,臥薪嘗膽,潛龍勿用。

臥和潛之同時,有《大時代》式演練記得埋位,讓大家知道,潛了的龍沒有潛水,阿布泰要懲罰,便出來合法追打,然後消失於平凡。X很放心,《大時代》裏,總有About Thai、About Lai、About 奶、About你奶奶等事情發生,讓大家發現大家都在。

聽說國之將儍,必有仆街,做仆街好易,做正常人好難時,就是大時代了。當王祖藍的身高,和古天樂張學友一樣,你就知道,大時代嚟喇飛雲,世界正魔幻得不得了。

在可以重新辨別前後左右黑白高矮之前,讓方展博飛一會吧,不求有功,但求練功,練最難的功叫:真誠原是最大的本領。好鬼難㗎。

歷史不是mirror,都係error,用嚟觀照自己,好似係。聽吓姜濤、Jer、Edan、Anson Lo唱《富士山下》,好好聽。疫情有很多種,保護自己,活到不戴口罩的日子。

https://mewe.com/p/budming

IG:budmingbudming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