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 - 郭梓祺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4 02:00
作者提供圖片

那晚飯後,家姐叫我自己在雪櫃拿出生日蛋糕。曾經,家中從請帖得來的餅卡都會全數給我,嗜好是一個人一次過食一打西餅,回想只覺恐怖。現在生日蛋糕倒愈買愈細、愈精緻,大家都要減糖,「唔甜」成了評價蛋糕的最高標準,不禪不玄不高深,從一個蛋糕已能欣賞淡之可貴,起碼可減少暴肥恐懼,連帶生日也想淡淡流過,不必虛耗。

點了蠟燭關了燈,暗暗火光,不覺把雙手放枱,開始摩擦,並用羅蘭問米的聲氣對住蠟燭說:「我喺下面過得好好,好食好住,你哋唔駛掛心。」家人大笑。身旁還是開着紅燈的神樓櫃,阿嫲黑白照就在上頭。她知道應該會說:「啋!大吉利事。」

有古人把生日視為「父憂母難之日」,但除了紀念,還可有什麼意思?那晚想起周處除三害,回家重讀《世說新語.自新》這故事,小時在學校被迫學,沒感覺,大了回頭,有三句卻在腦中化成電影場境。人被時間扯着向前走,注定不斷舊,怎會新?答案是改過,不假外求,自己拿走害蟲重新開機。

周處年少時是村中惡覇,村民都怕,視他與蛟龍、老虎為「三橫」,以周處居首。村民說服周處殺虎斬蛟,暗自希望三橫餘一。他答應,先殺虎,再在水中與蛟搏鬥三日三夜,村民以為二者俱亡,三橫全去,喜出望外,開派對慶祝。周處最終卻殺蛟而出,「聞里人相慶,始知為人情所患,有自改意。」

就在周處英勇從水中殺出那一刻,江邊竟無守候的觀眾從低頭失落中發現他奇蹟生還,一起鼓掌,也沒小朋友突破父母管束上前擁抱。他渾身濕透,傷痕纍纍,只在漆黑中瞥見遠處燈火通明,走近少許,離遠聽見歡樂聲,中間夾雜自己名字,生還最大意義,是可目睹旁人慶祝自己死亡,以及緊接而來的失望——他每走近一步,村民心中的太平就消減一分,直至親眼見到他站在目前,派對便同時結束,景象多淒美。

不肯定為何無端記起周處,大概覺得性格可改善處不少,也有自改意,想起S的賀壽訊息。向來不記朋友生日,朋友知我生日者亦不多,有次閒聊偶然發現跟S同一天生日,覺得真巧。數學上的”Birthday Problem”說,雖稍違直覺,但撞生日其實不難,只要一間房內有廿三人在一起,其中二人在同日生日機率已大過50%,有六十人則幾乎100%。但當日在座只有五個朋友,機率是2.7%,用非數學語言來說,也算有緣。

她說「祝我們一起繼續大無畏」,客觀環境大家明白,但「繼續」預設我本已大無畏,其實不,回覆說「祝我們一起繼續無無謂謂」,對照當下這或許更難。再想,能在個人層面有些小無畏也不錯。近年最珍惜的興趣,是書法,自小家人都笑我的字像十號風球,出名核突,學書法單花在改字形的氣力不知比常人多出幾倍,但慶幸在這個每天內容滿到瀉、壞新聞浪接浪的世界,找到一樣純形式、只關乎線條的活動來平衡,簡直是個逃生門。

但可能一直太重視知醜,覺得仍未像樣,書法甚少予人看,朋友說那是心魔,對,或是另一種無謂。周處找人懺悔時說「欲自修改,而年已蹉跎,終無所成」,我心頭不高,不指望有成做書法家,字能寫得「不俗」已經不俗,也是時侯候學懂不怕醜。

早幾天見一meme,下面是哈利波特,上面怪獸不知是誰,朋友解釋那是專捉逃犯的Dementors,正恐怖地說「我專門吸啜人類嘅快樂」。哈利波特答:「我係香港人,你搵第二個啦……」。苦笑。形勢所迫,幾多人他由他在,無緣自由安守故地,甚至無法繼續興趣,無奈放棄人生職志,仍有一二事可孜孜不倦的,不論跳舞、煮餸、玩桌遊,應放輕包袱,從中找到更多自我轉化的餘地。抄下《世說新語》那三句作文章配圖放網上,算是今年的自新。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