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不會答的問題 - 馮睎乾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6 02:00
資料圖片

警務處長鄧炳強最近揚言,將全面調查用「假新聞」危害香港安全的人,好不威風。數日後,香港外國記者會(FCC)竟發公開信,要求澄清「假新聞」是什麼,追問「一哥」三條問題:

「香港沒有『假新聞』法,怎定義『假新聞』?什麼形式的報道算是『假新聞』,有何法律根據被調查起訴?警方現在要調查『假新聞』,之前則承諾保障新聞自由,兩者如何並存?」

FCC真是大煞風景。鄧炳強隆重宣佈「打假」,本可瞬即在一眾新聞工作者和專欄作者之間發揮巨大的寒蟬效應,但一群不懂人情世故的洋記者,竟然正八經兒叫他為「假新聞」給出定義,喂阿哥,你當人哋編字典定寫學術論文,使唔使畀埋參考書目你呀?

洋記者問這種九唔搭八問題,就好像有人洋洋得意自誇「我殺人不眨眼」,熱切期待你恐懼顫抖暈的時候,你卻不識趣地冷冷問一句:「你不眨眼,難道眼睛不會乾嗎?」真是太過分了!鄧炳強當然不會答,覆信任務只好交予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

FCC問三條問題,郭嘉銓僅弱弱回應最後一條,聲稱只要不影響警方行動效率,警員都會協助「專業的採訪工作(professional reporting work)」。什麼情況下才算妨礙警方?至於記者是否「專業」,又是否由英文只懂說「You can remove ar」、「Yes, police」、「Leave the hand」(叫人留低隻手?)的警員來定義呢?如果我是FCC發言人,一定會繼續向「郭總」求教。

至於頭兩條涉及「假新聞」定義的問題,郭嘉銓則完全不作回應。是忘了,抑或不願意想起來?「假新聞」的定義,我懷疑是國家機密,當然不能隨便披露。極權社會的紅線是看不見的。看不見,你才恐懼;恐懼,你才自我審查。久而久之,人人從言語自審到思維,由嘴巴自閹到大腦,社會就「和諧穩定」了。

很多人講「損害言論自由」問題,都沒觸到癢處。在個人層面上,喪失言論自由的最大禍害,不是你有話說不得,而是當沉默變成習慣,你將會無話可說。魔鬼不希罕舌頭,只愛靈魂。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