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女性優越主義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6 02:00
路透社

連蓋茨的婚姻終於也觸礁,全球風傳原因與梅鐸那一個相同。富有國際視野加江湖經驗者,一看該涉嫌第三者的照片,觀其膚色、眉目、甫士,心中有數。

美國對亞裔有沒有所謂的種族歧視?不但沒有,而且身為華裔女子,只要有若干條件,都知道沒有白人至上主義,只有亞裔女性優越主義。

一把黑長髮在陽光下的華爾街頭,那麼自然地向後一甩,一面回首倩笑弄巧,坐下來,水葱般的手指搭弄着纖巧平潔的肩膀,美國老男人見識過此等詩經楚辭傳下來的風景?美國的文學,上溯只無比敵、老人與海、惠特曼詩歌,那個源頭沒有這種三千年前一泓清淺的溫柔。

白種男人天生Macho基因,與東方女子在陰陽光譜上,各自天南地北的兩極。當中的白人鬼婆和黃種男子,屬於Trash Genders。偏偏這當中的兩個類別互不過電,而且排斥——茱迪科絲達和周潤發合演的「安娜與國王」(Anna and the King),已經看出不但沒有chemistry,而且只要鬼婆再Tom boy兩分,可以將一名上海或越南的男子收養為妻。

這是上帝開的玩笑,不過沒有問題,只會令世界多姿多彩。

我只為白人婦女感到惋惜。只要她們的老公男友,不論揹上背囊去曼谷芭堤雅住cyber cafe樓上的客棧,還是拿着一本支票簿check-in上海浦東的Ritz-Carlton貴賓層,都是一場人生必敗的戰爭。

不錯,由蝴蝶夫人開始,到蘇絲黃和西貢小姐,白種男人面向東方,聽到的情歌永遠比美國的搖滾樂更吸引。當美國的婦女進一步向女性主義靠攏,很好,你可以做太空人,可以做飛機師,可以歡呼平權,只要肯將雙人床讓出自己那一半給那個China doll與你平權即可。

最好笑的是這個牽動無數鬼婆情緒的敏感話題,不可以在學院的女性主義研究院討論。私下飛去遠東踢竇,給那隻亞洲狐狸精一巴掌、再嘶罵You Asian whore是一回事,公開總要顧及左翼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身份和形象,學院公開一觸及此,聲討的鬼婆一方即為種族主義者。

所以移民英美,黃種加男性,確實有二等公民的風險,所以鄧永鏘爵士生前如此的賣命——若他是女人,省回很多成本。

中方本來不知道,二十年來摸得清清楚楚。都知道蓋茨、梅鐸、朱克伯格,只看到一種動物,瞪眼睛流口水的生理反應是相同的。在這方面,我同意,中國吃定美國,而且以觀眾的身份為中國鼓掌打氣。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