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香港奇人李我 - 馮睎乾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7 02:00
資料圖片

九十九歲的李我走了,余生也晚,趕不上他當紅的年代,只依稀記得他是《香港八x》的「覺悟因」。那時年紀小,演員搞不清是誰,只覺得這伯伯字正腔圓,嗓子洪亮,說話方式不太現代。三四年前跟前輩師友聊天,才知「覺悟因」有多厲害。

朋友說,年輕時每日收聽李我「天空小說」,佩服得五體投地。李我講故事不用看稿,如水銀瀉地,節奏拿捏分毫不差,劇情扣人心弦,令聽眾如痴如醉。他拿手好戲是一人分飾多角,男女老幼俱聲演得維肖維妙,還能同時一手包辦各種音效,確是奇才。

一九四七年李我廿五歲,重不及百磅,已是廣州無人不曉的廣播劇明星。他在風行廣播電台講故事,每逢中午,家家戶戶開收音機,「全市一把聲」。年少得志的他揮金如土,日搭飛機來港,上陸羽飲茶,又飛返廣州。四九年,他將《蕭月白》的電影改編版權,以六千港元售予任護花,手執十二張「大牛」,當晚就幾乎在舞廳花光。

未走紅時的李我三餐不繼,什麼也幹。曾為唐滌生抄劇本,有天他想拜唐滌生為師,唐拒絕,說道:「你抄劇本時,暗中幫我改錯字,你是有才華的人,來日必紅,不必拜師。」世界很小,世事很玄,李我大概做夢也想不到,四十年後他演《香港八x》,同劇「垃圾婆」就是幾乎成了他師母的鄭孟霞(唐滌生之妻)。

李我講故事並非閉門造車。他曾在廣州西堤租一隻艇,在艇上住一個月,故後來聲演水上人家,入木三分。李我亦敢於揭露社會陰暗面,有段日子專門篤爆拆白黨技倆。黑幫大哥聽到廣播,約他到白雲酒店見面。李我也真大膽,竟單刀赴會。

大哥一見這乳臭未乾小子,舉拳長嘆:「唉,我唔知點對你好,我個拳頭仲大過你個頭。」他叫李我不要再講拆白黨。「唔得!」李我一句頂埋去。「點解唔得?」「我要同聽眾交代,最多應承你講埋呢個禮拜,然後就完全唔講。」大哥說好,還請他在白雲酒店吃飯。李我安然無恙。

打壓言論自由,不管哪個時代都有,但當年的黑社會到底比較講道義。一切都如煙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