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一間好酒店 - 葉一南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8 02:00
互聯網

在旅行前花最多時間做的功課,是選酒店。”When you get into a hotel room, you lock the door, and you know there is a secrecy, there is a luxury, there is fantasy. There is comfort. There is reassurance.”,設計師Diane Von Furstenberg說的。一年多沒出遊,這是大學畢業後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很懷念異國風情,也懷念酒店。

好的酒店,能令客人有一種特別體驗,譬如說,Diane Von Furstenberg代言,英國的The Claridge’s。Maybourne集團在倫敦有The Connaught,The Berkeley以及The Claridge’s三間好酒店,我最愛後者。義無反顧Art Deco,上一次去的時候,business center剛翻新裝修,暖紅色主調,配銀灰色沙發,bling bling通花鏡片,懷舊格子傢俬,本來沉悶的商務突然變得姣到極點。最難忘記那位穿窄裙的酒店助理,我只不過來影印……。半夜睡不着,還可以與電梯控制員閒談,這裏手拉閘電梯已經有114年歷史,地面是黑白瓷磚,襯磨沙暗花玻璃,然後,裏面放了一張紫色絲絨沙發。這電梯其實是時光隧道,我賴在沙發不肯走出去,控制員與我東拉西扯,反正半夜只得一個不眠儍佬,不礙事。當然還有全城著名英式下午茶,每日三時左右便是倫敦女士們展覽Tea Party Hats的時間,Pillbox、Feather Net、Wide Brim不同款式,看多了也開始懂一點。

有些年我與太太是Amanjunkies。「每一間Aman酒店,都是一個故事」,曾經是的。沒有接待處,吃完飯不用簽單起身便回房,三個員工對一個客人,他們會用盡各種方法記下名字,與其說是酒店,更似一個離開已久的家,很富貴那種,員工侍奉多年等着公子回來的樣子。我們盡可提出各種要求,譬如說,有一次突然想逛市場,買一些當天海鮮回來給餐廳做晚飯,管家覺得理所當然,眉頭不皺立即安排。想想在全世界最隱閉的地方有數十個這樣的「家」,如何能不上癮?後來Aman股權不停轉手,愈開愈多,「家」變回酒店失去光華,我們便沒再光顧了。

瀨戶內海的直島,是一個藝術島。上面有很多藝術品,放在海邊草間彌生大南瓜,李禹煥的裝置,碼頭附近錢湯,皆是頂尖作品,我們拿着地圖逐一尋寶。全島唯一酒店,安藤忠雄設計,內裏是冷峻混凝土結構,配合幾何切割,出人意表的梯階及窗戶,光與影奇妙交錯,每天在不同時間走過,變幻萬千,原來全島最厲害的藝術品,我們已經住了進去。再金碧輝煌的裝飾,也及不上大師的腦袋,從此之後,我與太太成了安藤粉絲,住吉長屋、光之教會、奇跡之星,一路訪尋下去。

在伊瓜蘇瀑布旁的Belmond,早上酒店客人包了場,享受電影《春光乍洩》最後那一幕,萬馬奔騰,一個人走入彩虹。馬爾代夫四季酒店是天堂,住了入去不想離開,晚上可以伏在玻璃地板看魔鬼魚游來游去,那一年海嘯,包機送客人離開,傳為佳話。當年曼谷的文華,服務熨貼,水療第一,曾經在那裏上堂學煮泰國菜,有感情,每一次都回去。我們雖然在京都有居所,但仍會找時間住一住那幾間町屋老家,坐在小庭園前呷着宇治玉露,吃一口出町栗餅,磨上半天。房內外的作物,全是京匠人手工品,細意把玩,都是數百年傳承。澳洲也有頂級酒店,Kangaroo Island的Southern Ocean Lodge,建在懸崖之上,那壯麗無邊的海洋景觀保證令客人目瞪口呆,浴室猶如建在空中,膽子少一些也不敢用。Outback不一定要昂貴,澳洲有很多懸崖,駕車駛入旅行拖車營地caravan park,黃昏放一張椅子出來看日落,大啖啤酒,很遊牧很Nomadland。以前我不理解為何要在香港入住酒店staycation,困了一年多後,開始有點明白。想着想着,心癢起來,不能讓手提行李箱封塵,問題是,選那一間本地酒店會有趣些呢?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