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最衰都係肥佬黎 - 馮睎乾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5 02:00
資料圖片

昨日提及的「蘋果在71收皮」訊息,文末還有個不知誰加上去的「附註」,彷彿脂硯齋批《紅樓夢》,深得原作者的用心:「唔知可唔可以咁理解,好多大佬都知呢度會堅摺,但啲大大老細根本就唔理得咁多,根本無諗過班細,亦都無為班細考慮,所以班主任決定集體請辭,逼蘋果自動執笠,至少賠足畀啲細先。」

「唔知可唔可以咁理解」?梗係可以啦。一日最衰都係肥佬黎,有錢唔賺,有共唔奶,竟然大嗱嗱幾億幾億真金白銀攞嚟燒,以一人之力,對抗碩大無朋的國家機器,弄得現在身陷囹圄。肥佬黎的確沒為班細着想,想起李怡去年有篇文章,提及一件肥佬黎軼事,令我閱後久久不能忘懷,原文是:

「有一次他以前的好朋友到台灣找他,說中共邀請他去訪問,他可以到中國去辦報,說除了政治新聞不要碰之外,娛樂新聞、體育新聞、社會新聞都可以隨他去辦,中國經濟處上升階段,一定賺大錢。他聽到後,即打電話叫保安上來把客人送走。他後來向我解釋為甚麼做得這麼絕,為甚麼不好言相送,他說他其實是害怕,怕自己經受不起誘惑,而放棄了與權力保持距離的原則。」

當年肥佬黎只要一點頭,在大陸插旗,今日壹傳媒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蘋果上下員工個個發大財,怎會落得今天境地?但肥佬黎「根本無諗過班細,亦都無為班細考慮」。咁衰嘅老闆,蘋果員工早就應該良禽擇木而棲,集體辭職「以死明志」,何必猶豫不決拖拖拉拉,為那班連自身安危也拋諸腦後的大大老細送頭呢?

至於那群傻更更死守蘋果,不敢「以死明志」的懦夫,我想跟他們講一個《閱微草堂筆記》的故事。曹某人在朋友的書屋借宿,友人警告他有鬼,晚上不能住。曹說不介意。夜裏果出現一隻披頭散髮伸舌頭的女鬼,曹向她說:「依然是頭髮,但稍亂;依然是舌頭,但稍長,有什麼可怕啊?」鬼於是把自己的頭摘下來放到桌上。曹笑道:「有頭我也不怕,何況無頭?」鬼技窮,就自己消失了。

驅鬼唔使用劍嘅,只要你有腦,就不必怕藏頭露舌的鬼。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