妒魔(四)- 李碧華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9 02:00

當然,像馬山那樣的人比較悲觀,也欠一點衝勁。他臂力驚人,武功過人,只是一回戰鬥中傷了一目,左眼不大好使了,所以義士群組中不派他上前線,怕瞄準度不高,誤己也誤人。

即使當了二三把手,馬山仍一腔熱血,對兄弟重情重義,常練對他好,因自己身手不凡足以照顧身邊的人,二來,亦沒把馬山放在眼內──自己永遠是兄馬山等人永遠是弟,就是「兄弟」。

馬山歎氣:「破了血滴子,也有層出不窮的大內暗器,一人號令,天下的狗都趴上去出謀獻策,斬草除根。」又道:「我們極其幸運,才保一命。」

常練仍有隱藏之雄心壯志,他也明白難關之最,是勇闖深宮殺狗皇帝──這得看機緣看時勢……

當年以鐵傘功破血滴子,他們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且上陣亦生死一線。破了血滴子,還有意想不到的暗器,馬山說得對。

「還有袖箭、吹箭、匕首、飛鏢……全皆餵毒,見血封喉──這點我們有心理準備。」常練道:「不過血滴子『聲色俱厲』,以架勢取勝,速提首級如探囊取物,震懾力強,難怪雍正盛怒,真大快人心。」

作為天子,竟遭「內奸」背叛?還讓逆賊得出破解之法?當然顏面無存,勃然大怒。

自己黏竿處隊伍出了內奸通敵,揪不出來,或遠走高飛流亡四海,或殺身贖罪免牽連他人,總之雍正恨得跥足吐血。找不到眼中釘,全部都是眼中釘!

心存疑忌,一個也不可信!

常練在地上灑了水酒:

「祭祭捨身取義的郝老七。」

(明續)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