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粵留人 索女都撐

更新時間 (HKT): 2006.06.29 08:00
素顏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粵劇迷想必有留意桃花源06大製作《後唐滌生劇作50周年紀念》,包括多場的演唱會、足本電影重溫等。以為所謂戲迷,都是年過半百的粵劇阿叔,但原來還有大把後生力撐這本土藝術。

會考後即拜師 每日踢腿400次

讀碩士都要研究粵劇

曉瑩對粵劇的熱愛絕對有迹可尋。由於母親是粵曲愛好者,曉瑩4、5歲開始就接觸林家聲的粵劇,不過是小學生一名,幾乎每天放學都要看一場戲才心息:「有次遲咗入場,就喊到停唔到口,爸爸嬲到趕咗我落車。」港大中文系畢業後,現繼續修讀碩士課程,想當然的主力研究粵劇劇本的文學。「從前的名伶老倌多是紅褲子出身,教育程度不高,我想以年輕演員的角度去發掘粵劇的新意。」作家王貽興看過曉瑩的演出後更立刻邀請她出席電視訪問,大談粵劇世界。從此曉瑩就在舞台與螢光幕兩邊走,後更獲聘於無綫電視,籌備粵劇節目,資料搜集、採訪、撰稿、主持一腳踢。

拍拖 同你講《紫釵記》

年輕貌美竟未嘗初戀滋味!事實上屈指一算,星期一至五要上班,星期六要上課,星期日要排練……生活都是粵劇。愛情觀?無法,繼續同你唱戲。「唐滌生的《紫釵記》教我明白古代的愛情也可以那樣前衞。唐滌生將古仔浪漫化咗,我翻查古籍先知道原著講李益與小玉相好後拋棄咗佢,投向條件較好的千金小姐懷抱,現代愛情亦不過如此,人之常情。」既是人之常情,愛粵劇難道便不渴望愛情?答案真替以為行將式微的粵劇界高興,「我有的是青春。」

反串索旦 女歌男唱

「當我化咗妝,我就係花旦,我就要唱女聲。」自從於02年「全港學界粵曲比賽」以唱子喉(即女聲)奪冠後,就讀演藝學院的王侯偉(Paris)便立志以成為出色的反串花旦為目標。去年開始更夥拍同有「變性」嗜好的何菁瑋。24歲的Paris與20歲的菁瑋,加上一個學中樂的同學,便膽粗粗自組了一個小劇社,於不少嘉年華中亮相,其招牌作就是《刁蠻公主戇駙馬》。身形高䠷的女拍檔菁瑋反串演文武生當然易被接受。Paris不失男子氣概,反串演出亦曾惹來批評,他為此反駁:「女仔作男性打扮就叫型,男仔着裙就叫乸型?唔好忘記中國京劇四大名旦都係由男性演出。」

業餘演員 玩出名堂

當初與十幾個同學柴娃娃湊熱鬧,以學戲為課餘活動的沈鈞堯,猶記得首次演出便要踏足香港大會堂的舞台演京劇《霸王別姬》,飾演美人虞姬,換上粵劇式的演繹。向來以曲藝自豪,第一次要動刀弄槍,難免手足無措。「有啲動作做極唔好,仲好記得做戲時背後有8個士兵要企喺度一齊綵排,咁多對眼睇住我衰咗,真唔好意思。」自此她觀戲於微:「試過練習一個斟酒動作幾個星期,就係希望用冇酒嘅酒壺做到入面真係有酒嘅感覺。」付出沒有白費,是次演出為鈞堯所屬的劇團闖出名堂,劇團更獲邀前往新加坡演出。

Fans都係後生女

功架大測試 靚女有實際
1.倒踢紫金冠

2.朝天蹬

3.落腰

老行尊勁睇好
文千歲:天賦外貌不用「改造」

華哥(文千歲)看過曉瑩數年前演出的《活捉張三郎》仍記憶猶新:「單睇佢個扮相已經非常好,令人想親近佢多啲。」粵劇入面正派角色的外形必須有一定要求,例如要眼大有神配上櫻桃小嘴,故此有些五官不夠標致的演員自然需要化妝師的「大改造」。華哥直言曉瑩不需要改造已可登台,並笑言:「最緊要可演繹唔同類型嘅角色,不過丑生就可以豁免。」

陳劍聲:最緊要有台型

身為八和會館主席的聲姐曾親身欣賞過曉瑩於《攔馬》的反串演出,大讚新人之中以她的功底較好,乃可造之材。聲姐提到若果要親自收生,對方一定要身段夠高、體形要好,在台上演出才夠台型,當然唱、做、唸、打的功夫亦不可或缺,曉瑩絕對合格有餘。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