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夕陽大牌檔 世紀街頭巷戰

更新時間 (HKT): 2006.09.06 08:00

香港唯一一件足可令每一個香港人津津樂道,回味無窮的集體記憶就是大牌檔,它價廉物美,在那兒我們創造了獨步天下的港式奶茶,在那兒我們風餐露宿打牙骹,食到了真真正正由紅紅鐵鑊炒作的十足火候,而且一煮一食,由始至終都是一場街頭巷戰。如果香港區徽和大牌檔之間,只可二擇其一,你要邊個?而且一場關乎香港象徵、集體記憶和生活品味的巷戰,看來已經無可避免,因為消滅香港最後28個大牌檔的行動已經發動!應戰吧!梁文道、何秀蘭、金佩瑋出動!
記者:馮敏兒 攝影:陳盛臣

檔主慘情記之朝行晚拆

巷戰導火線:經典大牌檔受襲

三街頭鬥士疾呼:要重發牌照!
唔好迫我消滅大牌檔!

「我記得幾年前在市政局同一個網頁上,一開頭就講小販和大牌檔是香港的特色,另方面又講如何管理,好像連自己都在談論如何消滅自己的特色,常講的理由是污糟、有危險。但大牌檔和小販最危險的時候其實是你趕佢收檔、走鬼的時候;講污糟我覺得好笑,東京通街都是拉麵檔,所以根本不至於要鏟除,我覺得這是由於官商勾結,大牌檔交租少,香港政府為怕其與街舖競爭,而街舖又大部份落入集團手中,為免影響稅收,所以要消滅佢!一定要修法例,要有新的發牌機制,尤其近年多人失業,小販正是社會的活門。」

我要對付官僚的腦袋

「以前霍亂爆發的確發生在觀塘鴻圖道流動小販結集的一帶,於是當年的市政局就把他們搬晒上樓入市政大廈,但上了樓就無晒特色,現在大家的衞生意識高了,社會情勢又講保留文化,更希望將這種生活方式變成旅遊業的一部份,但我們推廣的卻是最造作堆砌虛假的大牌檔文化。我都唔明官諗乜!在遊客區重建一些所謂文化設施,活生生的就拆晒佢!只係不停講安全秩序,搞到個個冇晒創意,其實只要改善污水和衞生設施,不能用這藉口迫人上樓。我認為一定要修改法例!但首先要修的是官僚的腦袋!」

有感情實保你!

「我們自小食大牌檔的食物長大,是我們的根,當年的臨時東西已經發展成一種文化,一種好重要的感情。以前的衞生問題隨着大家意識提高,不需要用上樓來解決,但世襲制的舊觀念則要取締,舊時政府發牌其實想市民世世代代做小販唔好搞事,但世襲的問題是,一些人自己唔經營,就借助手牌的名義出租經營,但這是公物,對社會不公平,而且以前做牌檔的人都好謙虛,現在租牌的可能是因為要用不少於一個舖頭的價錢租來,態度寸到飛起,惡到甚至會恐嚇你!所以必須修改法例,單為了感情需要就不能讓大牌檔在我們這一代消失。」

教授後防增援:當然要保留
香港官員無理由咁蠢!

「我覺得香港官員把大牌檔趕盡殺絕,實在太愚蠢!在全球一體化的今日,香港街頭還有大牌檔美食的味道、有食客交談的市聲,都不但令遊客睇到香港的特色,最重要是讓平民大眾生活在香港有歸屬感、認同感。聰明的做法,應該是保育街頭文化、改善衞生設備、規劃社區配套,讓舊式大牌檔有新式的經營空間。」

一直都是非法經營

「我們要記得自己來自一個難民城市,大牌檔是我們的共同烙印。但地產資本獨大下令基層服務業的資本無法生存,其實好危險。據葉蔭聰、林藹雲合編的《沒有小販的都市?》,當年的小販管理隊開支是每一個小販每年18萬。其實小販一直都是非法的,看看那個牌照上的條文,你會發現雖然容許在一定範圍內經營,但不等於你的經營是合法的!」

歐美唔歡迎大型百貨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許寶強:「大牌檔當然要保留!我不會單以官商勾結來概括。從保障租客利益,防止小販與公共屋邨或私人商場租客直接競爭,從其立場也是合理的。而消滅大牌檔的政策,其實跟過去幾十年對整潔市容的教育、中產文化對城市的想像有關。但以前的小販都有自律,歐美許多發達地區的小鎮都唔歡迎大型百貨商場,原因就是為了保障自身的特色。」

檔主死守:7成香港人支持
離開街坊就沒意思

「超過7成香港人都會絕對支持保留大牌檔,上幾個月有人動議要把我們全搬去一個地方經營,簡直荒謬,離開了共處幾十年的街坊,還有甚麼意思!但這兒的區議員一句問候都沒有。」

無前途都要自己做

莫生租了個街舖自保,防一旦牌檔被收都有後路:「但舖租太貴,又太細,單靠此不足以生存!兩年前我回來幫老父母繼續經營,有些人將牌檔租給別人,但如果租客唔交租都冇佢符,而且那些人對街坊嘅態度,唔似我哋好似自己人咁好。」

街坊食客:咁先叫香港風味
好味過飯堂

「我哋第一次喺香港街頭食大牌檔食物,真係好食過飯堂好多,好鍾意呢種街頭感覺,我哋離開歐洲到香港就係想感受地道平民風味。」

有眼睇仲亁淨

「我哋喺度幫襯咗30年,一來有風味,二來停車飲茶食飯都可以睇住唔怕被抄牌。況且我哋從來未試過食大牌檔出事,反而在裝修最華麗的食肆就試過3、4次中毒!邊個話唔衞生?我哋睇住佢煮,在食肆廚房才真係佢想點就點!」

綠鐵甲前世今生

集體記憶經典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