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造訪:村上龍 迫看夢魘

更新時間 (HKT): 2010.09.19 06:00

村上龍的小說也許給你比較沈重的感覺,可是你倒會被他的世界吸引。即使你要抗拒,它都會在你腦海裏滲透,抓住你的每一條神經,傳至全身的神經末梢。這就是村上龍的文字魔力。

撰文:佐保暢子
攝影:三原久明

佐保暢子,東京人,在傳媒界流浪了十多年的自由工作者。

村上龍,活躍日本文壇三十多年的大作家。52年出生於長崎縣,高中畢業後到東京上了武藏野美術大學。76年,仍在學的他發表了第一部小說《接近無限透明的藍》(限りなく透明に近い囗ルー),以東京駐日美軍基地為舞台,描寫了沉溺毒品和群交的一幫年輕人,震撼日本,一舉拿下群像文學新人獎和芥川獎。他及時掌握時事脈搏,用銳利的目光揭示了日本社會的陰暗面。不少作品有描寫暴力和死亡的情節,性描寫亦毫無禁忌。其獨特的風格讓不少評論者讚揚,同時也引起了異論。

「我不屬於多數派」

「只能有如此結局」

「對社會做不了甚麼」

印象最深刻作品
《來自半島》

以「被北韓軍事占領的福岡」為舞台,描寫了只能旁觀的日本政府,讓被社會忽視的三無青年抗戰。這個故事太荒誕?不,他所描寫的每一個情節太逼真,就令享受和平到發麻的日本人赫然一驚。「為了完成這部小說,我花了不少力。我覺得自己不能寫,要邊鼓勵自己一定要寫完。多半日本人認為北韓是個古怪的國家,從日本人的立場寫他們,很容易。可是這樣做,他們就只是闖進日本的異物。只有從北韓人的眼光看日本,才看得出日本多麼脆弱。」

最新電子小說《歌うクジラ》


另類新作《新13歲のハローワーク》

後記 愛上打乒乓

深沉的作品,嚴肅的容姿,確令人感覺不易親近,也許,你也想了解一下作品以外的村上龍?就在近一小時嚴肅的探討臨近尾聲,我把話題一轉,觸及到他的日常生活。他即時語調輕鬆,告訴我他這方面可是「多數派」,平日跟大家一樣,有空就跟愛犬Shepherd散散步。最近,他就愛上打乒乓球,還在家裏擺放了球桌鍛煉,他笑着說:「我打得還不錯啊!」

窒息的歡愉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