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龍抄差利、基頓 笑住喊

更新時間 (HKT): 2011.08.30 00:00
■差利(CharlesChaplin)

廣東話形容舊時,會話「仲耐過粵語殘片」,其實粵語片不過是五六十年代的事,比較起默片,哪裏算久遠?默片時代近百年,但從不過時,當年喜劇的超級巨星如差利、如基頓,深深地影響着每一代的影人。9-10月康文署舉辦二位默片喜劇大師影展,林超榮:「成龍洪金寶就看過好多差利及基頓舊片,將好多翻炒成精采的港產片!」

記者:何兆彬
訪問攝影:蔡家輝

差利場面設計最強

看得《頭條新聞》多,常以為林超榮就如節目中神神化化,實則佢一如其他笑匠,真人不知幾嚴肅,劈頭就說:「差利、基頓都有造型,咁點解搞笑一定要有造型?點解扮鬼扮馬會好笑啲?」差利造型是流浪漢,基頓是冷面StoneFace,戲劇稱此「造型」為「面譜」(Persona),今天超人脫下面譜解釋:「因為一有造型,觀眾就抽離現實了,冷處理後觀眾知道:你現在看的不是人,他只是個卡通人物。」他將在影展中講Talk,題目是《從差利到基頓──冷喜劇和悲喜劇之表現方式》,二人表演風格有何分別?「基頓好冷,木無表情。活地阿倫說,悲劇加上時間就等於笑話,即係等於你被女朋友飛,過了年半,你就開始覺得好笑,『咦,當日真係好似執達吏來清盤咁!』悲劇一有了距離,你就笑得出;但差利完全相反,他好熱,簡直係古道熱腸,一樣令你笑,但笑完會感動。」談到港產喜劇,超人說可分四大類,「一是許冠文式社會諷刺喜劇,二是成龍洪金寶功夫喜劇,三是新藝城式的漫畫化喜劇,在這些作品中時代背景已不重要了,四是八十年代開始的中產喜劇,即《一屋兩妻》等等。成龍就如基頓加差利!差利最強是場面設計,例如在《大獨裁者》玩氣球,在《淘金記》玩麪包芭蕾舞──這一幕後來洪金寶就翻炒過,又例如《差利與小孩》,小孩被捉,他在屋頂追逐一幕,其實是大型的動作場面,過了幾十年《臥虎藏龍》又在屋頂追過,近期《武俠》又拍過,但差利在三十年代用那些攝影器材就玩!其實好難拍!早期的喜劇演員都是玩雜耍出身!」

你笑你就痛

一冷一熱喜劇兩大師

基頓玩命超現實

羅維明從成長角度切入,看的是差利童年不快,以致創作上趨向社會關懷。差利一直名聲較大,但羅認為:「以創新來說,基頓都優先過差利,他的驚險動作場面,可謂玩命,場面浩大,又往往以Number取勝,幾百名警察追他一個,幾百個新娘追他一人,《劇院》中他一人演出多個角色,酒保是他,酒客又是他,十分超現實。他也是當代電影圈唯一超現實主義者。」可惜基頓的風光日子不長,在有聲片出現後,他就越走越坎坷,「基頓出身於雜技團,他的製片是他的親人,後來製片把他的合約賣了給MGM(美高梅)。MGM是很叻的製片人,但營運方式是要穩定,替基頓找了人來度Gag、寫劇本,甚至給他找替身,又不讓他有自己班底。合作不快,基頓開始出現酗酒問題,甚至開戲時失蹤!事業走下坡後,他開始拍低成本電影,甚至要到雜技團表演。四五十年代的人都把他遺忘了,直至一次有個電影院老闆是他影迷,遇上他,就問他有沒有保留舊作菲林,其實他自己也沒有好好保管,但幸好還是在舊居的地下室中找到很多珍貴舊作,他的作品重播,開始有人討論,亦有人找他演出,甚至拍他的傳記。」今時今日播回他的舊片,有何意義?「我們辦影展不當是純粹的娛樂。我認為每個人都要有歷史觀,今天我們看基頓,才知道原來成龍的電影從中吸取了好多靈感。其實這一路的雜耍作表演傳統已不再存在,每個時代都有它不同的文化產物。」

港產片從默片中取經
神經六

默片喜劇演員還有神經六HaroldLloyd,影展還特別放映這套《平安是福》,其中鐘樓吊吊揈一幕,後來被複製到成龍《A計劃》之中。

差利

《摩登時代》是差利對工業革命、資本主義非人性化的控訴,中間巨輪把人捲入齒輪中一幕,成龍又玩過。

基頓

《船王之子》,大樓塌下,嘭一聲,以為基頓被壓扁了,卻原來他剛好站了在窗口位置,無事!這一幕成龍在《A計劃續集》又翻玩過。

基頓乃亡命之徒,飛奔中的汽車他手一揚,握緊就隨車而去,好熟口面呢?正是《警察故事》經典的雨遮勾巴士的出處。

差利與基頓影展: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