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籽】變性熱話(下) 
不及丹麥女孩幸運 香港談變性千斤重

更新時間 (HKT): 2016.03.02 05:20

【文化籽:籽談風月】
近日《丹麥女孩》上映引起迴響,觀眾透過電影窺探跨性別人士內心的困擾,與生俱來的性別何以成為小撮人一生的枷鎖,不過電影始終要戲劇化處理情節,未必反映全然事實,今次找來兩位同樣男兒身、女兒心的跨性別人士,細談一路走來的困惑。對性小眾來說,群眾的目光是利箭,肯講背後千斤重的故事,難能可貴。

家人唾棄 「我要比其他女性學得更好」

獲公司接受 從打扮開始適應

壓抑半生後離婚 「想戰勝任何東西」

以前像活死人 籌組協會助同伴

變性手術約8小時

做手術前,要先接受臨床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生評核兩年,得到兩人同意才可開展手術。香港變性國手袁維昌醫生拆解男變女手術,醫生會在直腸及膀胱之間開洞作陰道,當中要小心處理括約肌位置,然後砌除睾丸及陰莖,改短尿道,抽取龜頭組織做陰核,用包皮改做陰道皮膚,過程複雜,約七至八小時。

澳洲男女之外設「性別X」

現時在香港,想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需擁有該性別的性徵,若由男轉女,需做手術切除陰莖及建造陰道。是否需完成整套手術,仍受爭議。在歐美國家如英國,跨性別人士想改身份證,只需接受最少兩年觀察,毋須完成整套手術。在澳洲,除了有男(M)女(F)兩種性別,還有"X"的性別,方便跨性別人士。袁維昌醫生指,在香港,跨性別人士的權利仍未釐清,例如能否代表新性別出戰運動會,或者能否有丁權,社會需有更多討論。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