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七月仰天觀雲圖

更新時間 (HKT): 2020.08.08 02:00
觀雲測天:石芽山上見風雲突變,急忙下撤,到石門時,已烏雲蓋天。

這個夏天,走在郊野,卻忘了身邊的翠綠如茵,也忘了腳下的流水淙淙,總是不由自主地,不斷抬頭仰望青空。整理相片,赫然發現,整個七月拍下的影像,竟有三分之一是天上各種不同形態的雲。在這個社會瀰漫着極度低壓的夏天,上天卻待我們不薄,賜予個多月連續高清的日子。

對不少二三十歲的香港人來說,記憶中的天空,也許灰濛濛的居多,就算是冬日晴天,眼見的藍,總是來得暗淡,遠處群山,永遠模糊不清,只有在農曆新年、黃金周等北方工廠連假的幾天,才得見蔚藍明亮的青天。夏天,本來就是太平洋高壓當主場,但今年卻是異常強勢,由於西印度洋海溫偏高,上升對流雲系旺盛,讓菲律賓一帶出現下沉氣流,增強高壓勢力,高壓一直伸延華南甚至南海,霸佔低緯度海面,熱帶擾動難以發展,七月破紀錄地無颱風,也長期持續高溫與晴朗。高溫,無風無雨,本來助長空氣中污染物堆積,瘟疫蔓延,讓北方廠房停產數月,才是得享青天的有力助攻。

青空雖好,還須雲朵扶持。喜歡攝影的,不論是漫天飛揚的雲彩,點點如羊群的積雲,還是天崩地裂式的烏雲,總能捕捉精采構圖,單調的天空,反而不理想。愛山之人,對於空中自由飄飛的浮雲,感情卻複雜,愛恨交纏:登上峯頂,卻身處一片迷濛,肯定甚為沒趣;得以俯瞰大地,指點群山,卻又渴望一睹腳下洶湧雲海。雲的變化,也是預測天氣的重要提示,靠積累得來的經驗,足以趨吉避凶。我是個隨緣的登山者,日出雲海,固然精采,高清得可以細閱遠近山形地貌,其樂亦無窮,雲霧掩至,也許就是一睹佛光的機會。唯一不做的,是在無景可觀的情況下,仍堅持為那標高點的數字而登頂。

愛看地貌,愛看植物,都是靜態的美,也許年紀漸長,明白世上並無永恒的美好,近年開始欣賞變幻無常的雲。植物有嚴謹的分類系統,地貌亦然。至於雲,其實亦有詳細分類,氣象學中有專門的雲物理學,我等業餘愛好者,能分清種類,已很滿足。雲的科學分類,最早由法國博物學家、盧梭的學生、演化論先驅拉馬克(巧合地,他是植物學家出身)於1801年提出,簡單來說,雲主要有三種形態:大團的積雲、大片的層雲和纖維狀的卷雲,先按高度分為「高、中、低」三種,再以特徵形態歸納為10種雲屬。至於成份,卷積雲由冰晶組成,高積雲則多為水滴。

永恒的輪迴 浮雲如今日香港 

這個七月,絕對是學習賞雲的極佳季節,雲如筆,穹蒼若紙,不管是蔚藍天,還是日落的火燒天,繪出一幅幅絕美天然圖畫。觀雲經驗尚淺,事後要找專家朋友指正,「看高度,我覺得似卷積雲,但有人說是高積雲。」朋友經驗豐富,但也不能單憑照片即時判斷,反覆查證日子、拍攝時間,才給最後答案,「是卷積雲」,當天早上她也拍過,整天都是卷積雲為主。 「有時候真的有點難,現場觀察比較好,不妨嘗試伸直手,仰角30度左右,豎起三隻手指:雲塊比三隻手指小的是卷積,等於三隻手指是高積,比三隻手指大的是層積。」

「山,永遠都在。」是登山者的格言,雲,卻無常,變幻不定;教人充滿想像,看似自由,亦只是隨風移動,身不由己,空中呈現的一剎,是暫借的時間,暫借的空間,一如亂世中漂泊的靈魂。水蒸發,升空成雲,然後又化雨,重降凡塵,永恒輪迴,但也不一定是無奈,想起區家麟一篇關於小說《雲圖》的文章:「萬古長空,一代又一代的人,一個個似乎無關的故事,都有一種神秘的連繫,都在重複着追求人世中不可得的奢侈:克服心魔、歷盡萬劫、擺脫壓迫、追尋自由自主。我們好鍾意的香港,每一代都重複着這個故事。」永恒輪迴,的確是小說的主題,然而跨越時空,那怕是文明幾度變更,對自由的追求,對不義和高壓反抗,一次又一次在不同時代延續,前世未成功的,下一世代再現,無數輪迴,不懈地解決。

「魚鱗天,不雨也風顛。」觀雲測天,是人類一直追求的能力。這個七月,卷積雲漫天,卻幾乎滴水不降,出現卷積雲之後的天氣狀況,其實也要看接着的變化,若變成卷雲,天氣將維持晴朗;變成高積雲,才有轉壞有下雨的可能。想起在愛爾蘭時,常聽到Mackerel Sky的說法,好奇地問外國友人:「Mackerel Sky是指雲的種類、高度,還是覆蓋全天的狀況?」「我們管它叫Mackerel Sky,有分別嗎?無論多高多美,最終能否化成雨,滋潤大地,這才重要。」

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