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最遙遠的享受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9 02:00
深藏黑部峽谷的高天原濕原。

「聽過日本有一個最遙遠的溫泉嗎?」近日對「秘境」二字忽然很有興趣的朋友問起。「知道呀,『日本一遠い温泉』,年前去過。」若不是野溫泉迷,大概也不會花如此大氣力,用兩天時間徒步深入這荒山野嶺的。「對,忘了你是那種只對荒山野嶺、冇啖好食的地方才有興趣的人。」哈,不一定啊。

日本飛驒山脈的立山黑部地區,是登山者樂園,在水晶岳與藥師岳之間、黑部峽谷源頭深處,有一個名為高天原的地方。那是一片廣闊的高山濕原,高天原是日本神話中的天上眾神聚居之國,凡間有地以此為名,總有原因。不過因為位處深谷,大部份登山者只會從山脊經過,鮮有特意繞道下谷,畢竟下降過千米,回頭又要再爬過千米,而且山脊上那豪華舒適的雲之平山莊,肯定更為吸引。

源自水晶岳西麓的溫泉澤,是黑部川的其中一支流,看其名便猜到,溪谷中有溫泉冒出。因為位處深山,只能徒步爬山才能到達,此地距離任何登山口都很遠,就算健脚之人,一天之內也難以到達,故被稱為「日本最遠い温泉 」、 「最奥の秘湯」,意即最遙遠、最深入的溫泉。野溫泉,就是在荒野之中只有小量、甚至完全沒有人工建設的天然溫泉,「最吸引之處,當然是不用錢」,這話常掛嘴邊,那是說笑,喜歡浸野溫泉,完全是因為那能幕天席地享受大自然恩賜的感覺。

從折立出發,在藥師澤小屋留宿一晚,第二天登上雲之平,沿途都是以「庭園」為名的高山濕原。在雲之平山莊悠閒地享用過午餐後,便開始那「傷膝」的下降之旅,近兩個半小時後,終於抵達高天原濕原。杉林環抱的濕地,不似山上那些繁花似錦、以「庭園」為名的濕地奪目,晚上的住宿地,高天原山莊,隱藏在小土丘背後。時間不早,我們卸下背包,便急不及待地奔向十分鐘步程外的野溫泉。

亂石壘叠的溫泉澤溪谷中,溫泉水從石堆中湧出,經管道引入三個用溪石砌成的水池,其中兩個有簡陋木寮在旁,方便更衣,分別是男湯和女湯,女湯前掛起竹簾,男湯則全無遮擋。另外一個小池,則在溪中央,說是混浴,但只見女生浸腳,男士則帶着小毛巾遮掩下身去浸。木寮狹小,趁女生們未到,一眾男生就在溪畔脫衣,光脫脫地跳入溫泉池。池中熱水是混濁的粉藍,據說只是簡單的硫磺泉(硫化氫類型),但硫磺味不重。浸過溫泉,轉到冰冷溪水中泡一下,又再回溫泉池中,不斷重複,同行的台灣山友十分享受,我怕冷,只能滿頭大汗地呆在溫泉池中。

燈之宿晚膳 吃出「用心」

回到山屋,晚餐也差不多準備好了。山屋主人高橋先生,對台灣來的客人十分熱情,我也因此沾了光。靠略通日語的山友繙譯,得知山屋原為上世紀60年代大東鑛山事務所的員工宿舍,至今已有近60年歷史,溪谷中的溫泉,也是先前在那裏工作的礦工發現的。

事務所運行到70年代,廢置的建築在2010年開始重新修葺擴建,2015年才開業。因為偏遠,燃料運輸成本昂貴,但主要還是為了保護環境,不容許置發電機,山屋只靠太陽能電池供電,所以仍像過去的工寮一樣,晚上得依靠火水燈照明,是這裏的特色,有「ランプの宿」(燈之宿)的別號。昏暗的火水燈下用餐,似是浪漫,但氣味難聞。

對城市人來說,除了部份露營愛好者,點火水燈,已經是很遙遠的童年記憶,甚至不知是何物,小時候用過,亦只是偶爾在停電的日子。

山上補給不易,燃料、食材,除了昂貴的直升機,也只能靠人力運輸,但一如其他日本山屋,高天原山莊的晚餐絕不馬虎,雖然只能以味道濃郁的醃漬食物為主,依然有新鮮蔬菜和炸物,看得出廚師的用心。近日玉山排雲山莊因為實行統一供膳,食物質素引起一些爭論,管理處官方「運輸不易盼多體諒」和民間一些「想吃好吃的就不該來爬山」的說法,甚至傳到香港山友圈子。正如有台灣山友指出,山間行走,當然不是求食材華美的大餐,無非是希望有一頓「像樣的食物」(原文是decent food)而已。想起高天原山莊的晚餐,絕不華美,卻教人滿足,最重要的「材料」,也是自己最享受的,是「用心」二字。

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