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繞湖走黑部

更新時間 (HKT): 2020.10.31 02:00
天空、雲層、森林和湖水,構成藍白綠與藍綠四層顏色的天然圖畫。

走在立山連峯之上,俯瞰黑部峽谷中一泓狹長碧水,自南往北伸延,格外耀眼。此乃黑部湖,一個攔截黑部川而成的人工湖,由關西電力公司負責建設,1963年大壩完工啟用後,貯水量2億立方米以上,是日本最大的水庫。聚集了北阿爾卑斯山脈融雪水,群山環抱的湖畔盡是原始森林,寶石般的綠色湖水,加上9月下旬湖畔層林盡染的秋山,教人印象深刻。海拔1,448米的黑部湖,也不是只有登山客才有機會親近,肯花錢從扇澤方面乘交通工具登山的遊客,除了可乘巴士經隧道抵達大壩,登大觀峯的吊車上,更可以比登山者以更高的角度俯瞰黑部湖。

立山黑部是觀光熱點,途經黑部湖的人多,部份或許會在大壩乘觀光船繞一圈,但沿湖畔探索的卻少,就算是登山客,一般都只在大壩轉車時逗留片刻,便直奔室堂與立山群峯,真正體驗過黑部湖畔的清幽秘境,也許只有駐地的關西電力員工、釣魚愛好者和經黑部湖南端深入奥黑部的登山客。或者登山之人總愛往高處走,也往深谷闖,沿湖岸水平地長走,多少都會覺得沉悶,自己沿黑部湖岸走了半圈,其實也不在原定計劃之內。年前入探黑部源流,走「讀賣新道」下山,抵達黑部湖南端的東澤谷奥黑部山屋後,原計劃(也是一般人的走法)是登五色之原往室堂,其實有點過份進取,因為兩日後要從東京乘夜機回港,考慮過行程真的十分緊迫,決定提早撤退,沿黑部湖西岸走出大壩。

黑部湖原本是陡峭峽谷,蓄水成湖後,形成的湖岸更是絕壁處處,只有坡度稍緩的西岸有路可通。從山屋沿溪谷走到湖畔,再走到平之渡的渡頭,約需一小時,沿途頗多崩塌陡坡,需要借助木棧道和木梯通過,這些棧道木梯隔一段時間便需要依地形的變動改道重建,故上下均見經已崩塌散落的木條,是早年的棧道遺蹟。平之渡是個臨時碼頭,有免費機動小艇接載往來對岸的「平乃小屋」,雖然時間表上是每日四班,但仍需預先召喚才會駛過來,早一晚在奥黑部山屋留宿時已拜託莊主跟對岸聯絡,我們到達不久,小艇便準時過來了。

中途休息站 藏隱世釣魚高手

建於黑部湖南端的平乃小屋,是登山者的中途休息站,入住的幾乎都是釣魚客。小屋主人佐伯覚憲先生已經是第三代莊主,出生40天後便一直住在這裏。小休時跟一位略懂英語的日本釣友聊起,佐伯莊主有「秘境黒部最後の職漁師」的稱號,本身就是一位傳奇的「テンカラ」大師(テンカラ,音Tenkara,一種日式手竿飛蠅毛鈎釣魚方式),傳說最高紀錄是一次過釣獲1,700尾岩魚,他還故作神秘告訴我,這裏可吃到少有的岩魚刺身,不知道是真是假。

在小屋跟續往五色之原的同行山友告別後,開始沿西岸山道向水壩進發,泥路依山勢起伏不斷上落,雖然沒有早前溪谷中陡峭,棧道木梯也不少,其中一幅崩塌泥坡,若雨後經過,肯定險狀萬分。午後赤澤岳、針木岳等群峯峯頂已沒入雲中,天空、雲層、森林和湖水,構成藍白綠與藍綠四層顏色的天然圖畫;近處森林下,是野花與野菌的繽紛色彩。途中跨越大小多條滙入黑部湖的支流,怪不得這裏是溪釣的天堂,我也忍不住在一條溪邊岩上坐下,一面開爐煮咖啡,一面看着溪中的釣客揮動魚竿。

溪釣天堂 釣客盼收穫「山女」

テンカラ在台灣譯作「天唐釣」,以手竿配合精細的「飛蠅」假餌,最適合溪釣,飛蠅又稱毛鈎,在魚鈎上用羽毛或人造材料綁製成昆蟲模樣,傳統上釣客會自己親手製作,方式千變萬化,同時也是一種精緻的本土傳統工藝。本想見識一下傳統的天唐釣法,可惜沿途所見,釣客都在湖邊用超長手竿和海竿。路上遇上一位正在回小屋的釣客,好奇看看他桶中收穫如何,他也樂意展示,最大收穫是一尾虹鱒,還有六、七尾岩魚,都是常見品種,似乎很滿意,不過來黑部川的釣魚客,更希望釣到的是名叫「山女」的鈎吻鮭魚,一種終生以陸封型(成長後不會回游大海)的櫻花鈎吻鮭,與台灣雪山下大甲溪上游的櫻花鈎吻鮭,體形與生態上都十分相似。

邊走邊看,到達水壩時,原本三小時的行程,足足走了五小時才完成。

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