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太郎 藥師 急急走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4 02:00
太郎山高山濕地上大大小小的水池,如破碎散落滿地的鏡子。

過往一直頻繁外出旅行的朋友慨嘆,因為疫情持續,已經很久沒有外遊了,就算是疫情緩和,各國關口陸續解封,航空業經過今年的巨變後,恐怕再也不會出售廉價機票,也很難有半夜出發晨早到埗的航班了。年前夏末的「太郎藥師急走」──星期三還在全日上班,翌日天黑前已在日本北阿爾卑斯黑部的深山溪谷中,應該是空前絕後了。

跟台灣友人相約深入黑部源流探索,卻因工作纏身,無法到東京會合他們一起出發,只能跟他們約好,自行追隊,到行程首日留宿的山屋會合。下班後趕到機場,乘凌晨的航班飛往東京羽田機場,一覺醒來,5時剛過,下機、過關、取行李,還趕得及6時24分的單軌列車轉山手線出東京車站,接7時20分的北陸新幹線直奔富山,9時31分,已在富山火車站,寄存行李後,準備好登上9時57分開出的富山地方鐵道列車往立山線的有峰口站。多次到立山黑部登山,這一段的交通接駁,早已熟知,過程中仍需揹着行囊奔走,但若無日本便利快捷兼準時的公共交通,也是無法實現的。

小見增人氣 一小時達登山口

登上往有峰口列車的一刻,心才定下來。一個小時後,步出車站的乘客只有三人。這個原名「小見」的地方小鎮車站十分簡陋,只因成為往有峰湖、白樺平及立山山麓的夏山巴士出發點後,才有了人氣,連名字也改了。因為不是周末或假期,11時10分開出的巴士,就只有三個乘客。一個小時車程,到達折立登山口,終於見到更多的登山客,不過都是下山準備離開的。折立又稱「藥師岳登山口」,從這裏出發的,多是登較出名的藥師岳,而「正常」的登山客,早已在上午到達並出發了,午後才開始的,我是唯一。

從折立經太郎平往藥師澤山屋,官方時間是6小時50分,匆匆吃過午餐,便立刻啟步,沿太郎坂登山。初段山路在樹林中穿插,然後是草坡和高山濕地,本可俯瞰有峰湖,因為起霧,沒遠景可賞,但近處可見濕地上大大小小的水池,如破碎散落滿地的鏡子,還有不少正在開花結果的高山植物,不過要趕在天黑前到達山屋,也不敢停步太久。接近4時,終於穿出雲霧,濕地上的水池,倒影着藍天白雲,藥師岳、祖父岳、雲之平台地以至遠處的雙六岳、黑部五郎岳等一眾「黑部源流之山」,紛紛現身。草坡上散落薔薇科稚兒車棉毛狀的果實,像點點繁星;太郎平小屋的紅色屋頂,在一片翠綠叢中,格外耀目。

座落海拔2,373米的太郎山山頂稍低處的太郎平小屋,被稱為「探索北阿爾卑斯山深處黑部源流的基地」,規模不小,可容納150人入住,短線或喜歡輕鬆登山的,會在此留宿。欣賞美景期間,一位正在下山的日本人趨前主動問我是否台灣人,原來早前在路上遇到我的隊友,交談了一會,知道我在追隊,順便留意一下,帶個訊息,日本人對台灣人特別友善,跟台灣山友同行,我也沾光了。

蟾蜍待蟲 伴看深山星空

離開太郎平小屋,轉入藥師澤上源,開始沿溪谷下降,從高山濕地過渡到針葉林,谷內受地形護蔭,草木更茂盛,走在木板道上,兩旁山花迎人,色彩比太郎坂的山坡更豐富,還有鮮紅艷麗、惹人垂涎的懸鈎子醬果。山路需三渡溪流,涉渡點上均有小木橋,最後一個是源自赤木岳的支流「左俣」,溪床較寬,木橋處於失修狀態,看水也不深,於是找淺水位置直接涉水而過,登山靴防水,但始終不似溯溪鞋防滑,中段有點狼狽。

天邊泛起金色雲彩,黃昏降臨,6時左右,山道忽然急陡下切溪谷底,從山道俯瞰,碧藍色溪水在枝葉間展現,知道已接近藥師澤與黑部川合流處,也就是留宿的「藥師澤小屋」所在地。比預算中早了個半小時,天黑前趕到,隊友們才剛吃完晚飯,見到我的時候,還有點訝異。山中無娛樂,登山人習慣早睡,況且翌日也路長,隊友們8時左右已回房間睡。5個小時的登山路程,時間不長,卻是急步登山,真的有點累,可是還想感受一下深山溪谷中的夜色。山屋門外仰望星空,兩隻毫不懼人的蟾蜍在旁陪伴。野生的蟾蜍會吃各類飛蟲,是屋內燈光把飛蟲引來,牠們是在「守門待蟲」吧,很有智慧呢。

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