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當櫻花遇上芒花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1 02:00
芒花季節,大東山上一片浩瀚銀海。

11月7日,立冬,港島東,室外氣溫32.2℃,天文台亦錄得自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熱的立冬。重陽過後,氣溫仍持續高如仲夏,卻無礙市民郊遊登高,是避疫,是為了打卡,當然也有因為無法外遊。踏出東涌車站,不見龍首的多條人龍,都是在等巴士,這已在意料之中,倒沒想到如此長度。原本的計劃,是走較冷門的彌勒山,已打算當一次「豪客」,乘纜車登昂坪,赫然發現,要排45分鐘的隊,終點只是售票處,於是決定放棄,臨時改為東涌作起點,走黃龍坑「天梯」登大東山,說起來,是有點不情不願。

逆光拍攝花海 漫山閃耀如火鑽

山野之人,總愛按季節更迭為不同山花野草留倩影,大東山的芒草,原是秋冬季節完美佈景板,近年卻是刻意迴避。香港有17%的土地,因為士地貧瘠、強風、乾旱、山火頻繁等環境條件所限,只長野草,芒草可算是本地「禾草界」的多數派。芒草只是總稱,香港常見的是中國芒(或只稱「芒」)和五節芒。五節芒長得比人高,芒則相對矮,長至成人齊腰高度,每年11至12月的花季,漫山遍野的芒花海,是大東山上爛頭營草原上的主角。從攝影角度,最美的是逆光拍攝,芒花如鑲滿閃耀火鑽,尤其是黃昏的magic hours,一片金色幻境,美得教人心醉。但大自然的美,從來不止一種,換個角度,正光下的一片浩瀚銀海的壯觀,也讓人讚嘆。

因為這片早已享譽山界、普通市民卻不知的金色幻境,十年前攝影師夏永康為陳奕迅操刀拍攝唱片封面時,選中了大東山,然後又出現在C AllStar 成名作《天梯》的MV, 強烈的「大東山效應」,加上社交媒體熱捧,連平常完全不行山的市民,亦趨之若鶩,出現山上人潮「旺過旺角」的荒謬場面,遊人把芒草踐踏至東歪西倒,甚至踩上私人營地石屋屋頂造成破壞,每年都引起爭議。自此之後,我總會避免在花季假日上大東山。遊人多從西面的伯公坳登大東山,海拔340米的伯公坳巴士站作起點,省了一大段攀升,路線會較輕鬆。我走體能需求較大的黃龍坑天梯,一來想出點汗,也是為了避開人潮,到達爛頭營的芒花海時,逆向登山的人潮亦未到達,總算能靜靜地觀賞美景。

當人群正蜂擁上山觀賞開得燦爛的芒花,那邊的大帽山麓,緋寒櫻也在偷偷怒放,就在觀音山的芒花叢中。緋寒櫻又名台灣山櫻或鐘花櫻桃,並非香港原生品種,來自台灣的落葉喬木,開花後才長葉,鐘形的花懸垂向下,色澤鮮艷,為櫻花屬中最濃,因含蜜液量豐,花季時吸引成群的野鳥、蜜蜂及鳳蝶聚集,被植物學者譽為世界級亞熱帶優異花木。香港山區氣溫稍低,引種的緋寒櫻生長良好,嘉道理農場觀音山上的一片櫻花林,是早春的賞櫻勝地。只不過,緋寒櫻的花期,應該在1至3月間。

無止境破壞 反常天氣致兩花相遇

記得多年前一部由米雪菲花主演的荷李活魔幻經典《鷹狼傳奇》, 中古世紀一對戀人被嫉妒的邪惡大主教下魔咒,將兩人化為永不能相聚的野狼與獵鷹。白晝時女為鷹,黑夜降臨時男變狼,形影不離,卻相隔萬里,皆因只有在拂曉和日落時日夜難辨的一瞬,兩人才能同時以人形相見,日復日,當伸出的手還未及觸碰對方,短暫的相聚已宣告結束,浪漫淒美。想到彼鄰生長卻永不相見的芒草與緋寒櫻,鷹狼主角還不是最淒涼。大主教跟魔鬼交易換取施咒能力,但邪惡力量從來只以詭詞詐騙。破咒方法是在一個「日非日,夜非夜」的時刻,兩人同時以人形站在主教面前,不可能的異象,卻是小學生都明白的的自然現象──日食。這是故事最有趣的一個重點,所謂魔法,其實是科學可以解釋的,反觀無止境的環境破壞會導致摧毀人類文明的極端天氣,卻仍是不少現代人拒絕承認的科學解釋。

一個來得合時,一個卻全無警告的來得超早,原屬深秋的芒花,跟原屬早春2月的緋寒櫻花,終於在這山頭遇上,在這個反常得天翻地覆的世界,在這苦難紛亂的一年。諷刺的是,破掉「永不相見」這看似永恒的規律的,不是甚麼神蹟,而是最科學的人為力量,無止境的破壞導致的反常天氣。

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