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陌度阡●黑貓物語

更新時間 (HKT): 2020.11.23 02:00
精、氣、神皆足的小黑貓是農場的幫手。

近半年農場再現鼠患,便回老家向大哥討得兩隻小黑貓回來,希望可以治一治惡鼠。開辦農場伊始,便以養貓來對付偷吃苗圃種子的老鼠,不過貓也有好貓懶貓之分,不是所有貓兒都能治鼠的,幸好認識村中的士多老闆炳隆叔,他是一個博學的農村智者,養貓養蜂種蘭浸藥酒皆有涉獵,因為村中士多是鄉間的「情報中心」,來買東西的、飲茶的、打麻雀的都會在此聚集,所以他自小對星卜醫相、奇門遁甲皆有見聞;加上要四處騎單車穿山過村送貨去,自然比一般鄉民見多識廣,他相貓養貓的技藝就是一位茶客所授。

坐姿端正 捕鼠能手有樣睇

他說治鼠的貓必有一「鼠路」在腹背兩邊,即是淡淡的一線逆毛,越明顯越長的就越能治鼠,面相骨骼也有講究,但我資質魯鈍,就聽不大明白了;另外,就要看神氣姿態了,坐時必須端正,最好是前面兩腳分開,仿似獅虎之勢;眼神警覺,耳朵靈動,無時無刻關注遠方,那必是能震懾鼠輩的好貓兒。如果坐時後腳放側,不愛玩耍嬉戲,耳朵骯髒,多是懶惰貓兒,就算老鼠經過面前也可能只會伸個懶腰便算。炳隆老闆店中存有大量糧油米料,必須有好貓坐鎮,而且為了讓優秀基因留傳下來,他的貓兒都不會拿去做絕育手術,但也不怕貓兒過份繁衍,因為村人都會找他求貓,而且不絕育的雄貓多會在一兩歲時跑路出門,為了保持店中的貓兒戰隊戰力,他不時留意村里的流浪小貓,遇上良種就會接回店中飼養。

我的農場面積約有五萬多呎,對於貓兒來說是太大的了,就算多強勢的雄貓也未必能完全看管,而且善捕的雄貓多有野性,很快會跑走,所以我後來便多養雌貓,雖然雌貓地盤範圍較小,但多養兩三隻就能保住核心地帶,如倉庫、廚房和苗室免受鼠害。記憶中,除了三色貓,金的灰的黑的白的,虎紋豹紋蝴蝶紋的全都有養過,但我個人就對黑貓最是鍾情,小時候家裏鼠害嚴重,晚上更在天花板上跑來跑去,弄得沒一刻安寧,父親便找了一只豹紋雌貓回來捕鼠。不久,貓兒懷孕並躲在閣樓生產,我跟弟弟興奮的一直看顧着未開眼的小貓一隻一隻的生下來,小貓女一下子變成母親,用力生產後還逐一為濕漉漉的三隻幼貓舐舔乾淨,並吃下包裹着牠們的胞衣,對二三年級的我們來說,是神奇又寶貴的生命課。我們兩兄弟之後常把小貓帶到床上被窩中玩耍,而母貓也對我兩兄弟完全放心,甚至把小貓放在我的衣箱內哺育,我每天早上打開衣箱,牠便會喵喵的向我打招呼,雖然父母覺得不潔,但我的內心卻非常驕傲,因為我是牠們最信賴的家人。

情有獨鍾 否定不吉利傳言

三隻幼貓日漸長大,父親把牠們一一送人,但我最愛的老二卻是一隻全黑的小貓,沒有人肯接收,鄰里也跟父親說黑貓的不吉利傳言,父親便想把牠丟出家門,我跟父親更賭氣鬧翻,把小黑貓藏着,但父親在我上學時把牠偷偷放到街市,待我回來時哄說小貓在街市會找到食物,能好好生存下去……

多年前我跟妻子初在一起時,便收留了一隻名叫芝芝的全黑小貓女,她在某個深夜生了一窩小貓,更即時叼起小貓放在熟睡的我和妻子身上,讓我們跟她一起照顧幼貓……這小黑貓女跟我們生活了13年才去世,留下不少親切回憶,而且她也是一隻捕鼠能手。今天,我看新來的兩隻小黑貓也有前輩的風範,放出來活動的第一晚即把農場偷吃多時的惡鼠捕殺,誰說黑貓不好呢?我就最愛黑貓的了。

坪原猴

新界邊鄉成長的野猴子,拾起父母的鋤頭想保着最愛的農村風光人情,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有赤腳走阡陌的機會。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