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雪,吾之所畏,吾之所迷

更新時間 (HKT): 2020.12.26 02:00
藍天下的旭岳火山,山頂下深谷山壁前,幾道白煙柱直插青空。

那一年的冬至,在雪山七卡山莊吃過協作大哥為我們「浮」的紅白兩色「圓仔」(台灣傳統小顆湯圓)後,談論起天氣,估量翌日下雪的可能性。結果我們得償所願,過了一個白色聖誕,自己有雪地經驗,算是應付自如,隊友卻不少是從未試過踏雪下山,途中狼狽不堪。

愛爾蘭被困一周 斷水斷糧

沒有受過正統雪訓,我的雪地經驗,是在不少的跌跌撞撞中得來。朋友都道我喜歡流水,但其實對水的其他形態,也就是雲和雪,亦同樣着迷。在亞熱帶的香港長大,小時候沒機會外遊,只通過照片和影片看到雪,潔白無瑕,感覺很美,其實只是葉公好龍,因為自己很怕冷。第一次親睹雪飄,是在到愛爾蘭念書之後,復活節騎單車到Wicklow山區露營,遇上天氣突變,下起雨雪,幸好已在回程途中,又冷又濕的感覺,絕不好受,翌年1月,更遇上愛爾蘭廿年一遇、讓全國陷入癱瘓的「Big Snow」,居住的Dublin市,正常不會下雪,門前出現超過兩呎高的積雪,氣溫跌至有紀錄以來最低的-19.6℃。被雪困近一周,斷糧斷水(因水管結冰),苦不堪言,幸得鄰居接濟,送來麵包充飢。經此一役,對於雪的感覺,是又愛又恨。

往後參與登山和徒步活動,有更多機會接觸雪地,因為有備而來,慢慢回復對雪的「享受」,從新西蘭冰川徒步,白馬雪溪攀登,到尼泊爾高山縱走,因為有嚮導帶領,有具備經驗的同伴照應,沒有太擔心安全問題,直到北海道大雪山之旅,才真正開始警惕美麗雪地下潛藏之凶險。

那一年6月到訪北海道,雖已是初夏,山上仍積雪未融,也不是完全沒有警覺性,到訪知床羅臼岳和層雲峽黑岳時,因積雪和裝備不足,已經知難而退,卻在旭岳溫泉決定踏雪登山。海拔2,291米的旭岳,是大雪山連峯主峯,也是北海道最高峯,入住青年旅舍時,旭岳正隱身雲霧之中,向工作人員打聽山上情況,知道登山䌫車是個指標,若停止行駛,便知道山上情況惡劣,不適合登山。

旭岳登頂,其實是一條難度不高的路線,登山䌫車的終站姿見駅,已是海拔1,608米的五合目,2個半小時便可登頂,坡度也不算大,只是䌫車8時45分才開始運行,況且登山人總會覺得,既然登山口在旭岳溫泉,不想如一般遊人在姿見駅啟步。

6時從青年旅舍出發,天空清朗。從登山口到五合目一段,稱「天女ヶ原登山道」,途經濕原和平緩的山坡,官方時間是2個半小時,因為積雪,預計需3小時。登山道已被積雪淹沒,道上柱狀標距最初仍清晰可見,然而積雪越來越深,後來的標距柱已消失積雪之下,一度茫然不知路向,幸有掛於樹椏的桃紅絲帶路標可跟隨。

雪地踏空 掛枝椏險墮冰溪

走在一片平緩雪地上,腳下忽然踏空,原來踩進一道被積雪掩蓋的山溪,因兩岸均有灌叢枝葉伸出澗道,托起積雪,成了天然陷阱。我往下墮,掛在枝椏之間,一隻腳已插進冰冷的溪水,幸好登山靴防水。幾經掙扎爬回岸上,驚魂稍定,才意識到剛才的凶險:若沒有枝椏擋住跌勢,若那是一條河而非小溪,就算沒被沖走,也難逃凍僵之災。

到達姿見車站,只用了2小時,首班䌫車仍未到達,山上空無一人。姿見池和夫婦池仍然冰封,藍天下的旭岳峯頂,三邊圓渾,正面是陡峭深谷。旭岳是座活火山,深谷山壁前的火口,幾道白煙柱直插青空,往下就是溫泉湧水的「地獄谷」;右方渾圓山坡上的登山道雖被白雪覆蓋,山上無樹木,頂上目標清楚,也不會迷途,雪未融,纜車已載遊客登山,也許就是原因。頂上平坦,沒甚特別,倒是地獄谷中冰火交融的景觀,更為吸引,只是風景雖美,想起早前意外,心情已大打折扣。

日本傳說中的妖怪「雪女」,以美麗女子形象現身誘惑途人,將其變成冰棒後擄走。鬼怪之說不可信,但世間美麗背後,往往暗伏危機,也是事實。雖說吃一塹便長一智,往後警惕性更高,有些錯誤,後果卻是無法挽回的。

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