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WandaVision》與海洋公園

更新時間 (HKT): 2021.01.21 02:00
《WandaVision》宣傳照

對於香港人來說,《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真是一場終局。2019年4月,我們還關心搶不搶到六點鐘早場戲票,趕在人人劇透之前先睹為快,高高興興。到6月,世界再不一樣,無法復元。

對於Marvel來說,如意算盤本來是趁在高潮之際,趕快推出《黑寡婦》(Black Widow)、《永恆族》(Eternals)等延續篇,繼續發展繼續擴張。一個疫症打來,距離《蜘蛛俠:決戰千里》(Spider-Man: Far From Home)上畫,已經足足一年有多,新片還未有百分百肯定的映期。打鐵應該趁熱,現在塊鐵,像入了冰箱。更大鑊是更大茶飯的一連串電視劇,一直只聞樓梯響,無法開拍之下,第一擊《WandaVision》要押後到今日才面世,跟宣佈計劃時的強勁聲勢,相差甚遠。

由2008年《鐵甲奇俠》(Iron Man)開始,習慣了幾乎每年都有一齣Marvel電影,去到後幾年,好像一年三齣才合理。人有惰性,但也容易疲勞。看到《終局之戰》,鐵甲奇俠陣亡,美國隊長收山,像終於完成一件事,要繼續傳承下去,本身就有一定難度。還要被迫過一段長時間的冷河?Marvel能否重拾上一個十年的光輝?好像不太值得樂觀。尤其,換了原定的電視劇播放次序,要改讓《WandaVision》打頭陣,更加冒險。

沒有疫症的話,《The Falcon and The Winter Soldier》才是頭炮。《終局之戰》講到The Falcon接手美國隊長一職,盾牌新主人跟親密手足在現代時空保衞地球,穩穩陣陣。還可以食正BL熱。至少,對Marvel老客戶來說,依然非看不可。《WandaVision》是完完全全另一回事。看過頭兩集,一定有人讚不絕口,但肯定有更多人看得一頭霧水。已不說紅女巫與幻視在Marvel電影宇宙來說,從來不是洛基般最受矚目的配角。

行另一條路 好過原地踏步

純計劇情的話,《WandaVision》大概講述幻視死了,老婆紅女巫運用超能力,建構出一個跟幻視還在幸福生活的時空。好正常吖?冇乜唔妥吖?特別在紅女巫原來是電視迷,幻想出來的時空竟然是不同年代的美國處境喜劇。第一集,五十年代;第二集,六十年代。有幾多觀眾看過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美國處境喜劇?尤其香港人?我沒有。最接近的,可能要數到2005年,Nicole Kidman主演的《魔法嬌妻》(Bewitched),正正改編同名經典處境喜劇。《WandaVision》也有參考,硬要打個比喻的話,就似《愛.回家》突然有幾集玩懷舊,拍到《雙星報喜》一樣,有罐頭笑聲,有低清畫面,有刻意生硬的演員表情。懂得欣賞的話,會大叫過癮;沒有情意結的話,會話不如都係畀返個見慣見熟的劉丹我好過。

我佩服。創業容易守業難。十幾年前,Marvel接近破產,開拍《鐵甲奇俠》,野心大到幻想出《復仇者聯盟》,似賭博,盡地一煲,但nothing to lose,勝在沒有後顧之憂。到今日,Marvel已變成霸權。你看看香港,一間公司一旦坐大,好容易不思進取,一守舊,便老化,想轉身也困難。好一間Marvel,居然還有勇氣還有前瞻性創新。不知結果是成功還是失敗的,可能會嚇怕小朋友,可能會被嫌棄沒有動作場面,甚至可能會被質疑不符合大潮流,沒有抬高女權居然寫到法力高強的女人依然愛情至上想做個家庭主婦不願做個虎視眈眈副總統。沒有人保證行另一條路一定到達目的地,但原地踏步,一定不能。

以Marval的往績,還是值得投下信心一票。用Robert Downey Jr.,沒有人看好的;拍懂說話的浣熊和不太懂說話的樹人,簡直被睇死的;短時間內又拍《蜘蛛俠》,好易混淆的。結果,全部過關。《WandaVision》下接期望明年上畫的《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據說是以恐怖片形式出現。在一個合家歡系列,插一齣陳年處境喜劇落去,再插一齣恐怖片,藝高人膽大程度,勁過插爆粗成癮的死侍。一般公司高層,大概連想也不敢想,提也不用提,還好,Marvel的話事人,是Kevin Feige。有他在,好像連《黑豹II》(Black Panther II)如何解決沒有Chadwick Boseman的困局,或者如何把《神奇4俠》(Fantastic Four)從地獄中復活,你也可以很放心。雖然,要在今日把華人作主角的《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吸引到外籍人士,真心接近不可能。

想一想,某程度上,劉鳴煒都幾Kevin Feige吖!可能,更加大膽!Kevin Feige再創新,都是把Marvel裏受歡迎的角色好好活化,無話一刀切,突然引入米奇老鼠或者黑武士入來取代雷神奇俠與奇異博士。邊似劉公子大刀闊斧?救海洋公園的方法,是嫌棄海豚與機動遊戲老土,認為在黃竹坑港鐵站開一間歡樂天地或者冒險樂園,加個商場必備的美食廣場,再叫人付款行山、做瑜伽、露營野餐,便可以吸引本地市民與外來遊客,一年玩幾次。一想到海洋公園由這樣的天才管理,一想到不斷出錢餵飼海洋公園的香港政府由那樣的奇葩話事,我就覺得我們很有前途。真的,我真係好喜歡專程乘搭南港島綫買個售價五十元的熱狗和玩一玩冬日嘉年華的攤位遊戲呀!

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快樂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