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叮噹可否不要不老?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8 02:00
《Stand By Me:多啦A夢2》海報

首先,發問一條問題:你是不是那種「叮噹永遠是叮噹,怎可能叫多啦A夢」的類型?我曾經是。人越大,越將自我縮細,開始明白世界沒有太多人在意自己的想法。卡通片不斷播,不斷吸納年輕一代新觀眾,總有一日,多啦A夢就是多啦A夢,技安不是技安,叫胖虎。任你再堅持叮噹是叮噹,只不過頑固。何況,易名,是原作者遺願,在情在理,根本,不到你不接受。

讓了一步,便再沒有回頭路。六年前,《STAND BY ME :多啦A夢3D》首次把見慣見熟的圓圈加一點圓圈加一點,由平面變立體,像真人;劇情也不再是一眾主角無啦啦回到恐龍時代之類的過目即忘,而是販賣成年觀眾的集體回憶,描述大雄與機械貓的友誼為主,催淚至上。電影果然大賣,香港票房接近五千萬,日本是年度冠軍,畢竟,真金白銀購票入場的,是成人,不是小朋友。成人是自私的生物,最喜歡將自己的喜好騎劫他人。多啦A夢看似是不用長大的小朋友恩物,實際上,成年人一邊慨嘆叮噹可否不要老,一邊在強迫叮噹陪伴自己由小孩變中年再變老年。

我本來很反感。我們幾十年前喜歡看《叮噹》,是喜歡看看大雄偷窺靜香沖涼,聽聽技安唱歌,輕輕鬆鬆;為何今日的小朋友看《多啦A夢》,要接觸生離死別,要面對長大後身處現實的種種無助,還有最可怕最恐怖的婚姻?結果,我還是帶了三歲大的小女兒入場觀看《STAND BY ME 多啦A夢 2》,懶理電影版出現的多啦A夢,跟電視版出現的多啦A夢,是截然不同的概念;而且,女兒喜歡的,是Hello Kitty,是麵包超人,冇話過跟多啦A夢有感情。行動當然是出於怠懶;美化一點的說法,是尊重時下小朋友的口味。當有人說帶個幾歲大兒子看《靈魂奇遇記》(Soul),兒子比自己看得更津津有味,真的不可以再把今日的小朋友,拿來跟自己尚是小朋友時候的智商,相提並論。

靜香嫁大雄 婚姻不存在公平

小女兒也實在看得入神。或者,日日跟嫲嫲相處,看見大雄回到過去跟嫲嫲相遇,難道感同身受?還是,日日說自己喜歡隔籬鄰舍靚仔哥哥的小女兒,把自己想像成靜香,對婚姻已有無限憧憬?係就慘。以前,看《叮噹》,大雄見靜宜靚女,癩蝦蟆想食天鵝肉,我們不反感的,因為,絕大部份人類也是癩蝦蟆,很少人認定自己是班長,文武雙全,又靚仔又獨立自主仲識煮飯。偏偏,流行文化推崇白雪公主配白馬王子,似大雄平凡,只可似《男人之苦》的寅次郎餐餐食自己。看見大雄媾到女神,雖然只限曖曖昧昧,內心,還是好像有點為自己爭回一口氣。到今日,看《STAND BY ME 多啦A夢 2》,水落石出,大雄與靜香結婚擺酒了,以為必定老懷安慰?錯!我是看得嘔吐。先不說長大後的靜香算不算貌美如花,總算賢良淑德,真係要嫁給大雄咁悲壯?一個約齊親朋好友見證終身大事之前,還在婆婆媽媽臨陣退縮,留低未婚妻獨力面對尷尬局面的懦夫;一個從來沒有長大過沒有進步過,沒有自動駕駛系統可供倚賴便完全不懂開車的廢人。大雄不是寅次郎,甚至比你比我更差,然後,他贏了全世界。公平咩?別說無法想像出木杉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幾大,即使胖虎、小夫,也叫他們情何以堪?這是婚姻的真理。婚姻,跟大部份現實情況一樣,事實上不存在公平。有很多男人,很能幹,滿足到家庭開支之餘,還一手整理好家庭內的大大小小雜務,大至決定移民還是留低,小至廁紙用完之前記得入貨,也井井有條,讓太太能夠無憂無慮,獲取最大的空間自由自在享受人生。最後,還是被離婚。可能因為丈夫太忙碌太勞累忘記了顯示太太更需要的關注,可能因為太太因此找不到存在意義而自我形象低落,可能因為外面有很多壞男人擅長作出差遣而讓女人感覺到被重視。換句話說,即使有違約定俗成的社會期望,大雄原來是最理想的丈夫形象。沒有好兄弟多啦A夢在旁,他把太太靜香視為取代品:被欺負嗎?找靜香啦!情緒低落嗎?找靜香啦!唔識用新科技嗎?找靜香啦!這才似愛與被愛。兩個人都太本事,根本不用加段婚姻上去作為無謂的束縛。

一早說過社會把人類教壞。我們以為做個好人一定要努力讀書,努力工作,好好照顧家人。太多現實告訴你,相反的,越倚賴他人,越得寵。靜香是必定選擇大雄的,跟大雄是主角無關,是因為有大雄存在,靜香才彰顯到自己有幾美好。以前,看《叮噹》,錯把着眼點放在竹蜻蜓與隨意門;今日,看《多啦A夢》,才明白藤子.F.不二雄的厲害之處,不只在科幻頭腦,是在對於兩性關係的深刻觀察。

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快樂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