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陌度阡●花非花

更新時間 (HKT): 2021.05.10 02:00
杭菊

花是植物的繁殖器官,植物開出花兒可不是為了讓大家欣賞,而是關係着生死存亡的競爭,不過這可能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爭鬥。花的美麗芳香原是用來誘惑昆蟲,但人類則以另一種目光看待花的性感:農夫想着如何控制作物的花開花落,增加收成;茶農想着如何以花入茶,增加香氣;蜂農為了飼蜂,四處找尋花田蜜源;香水商提煉花水精油,造成高價奢侈品;廚師想着如何以花入饌,創新菜式;花商不停培育新種,宣傳「花的美」,商品化後的艷麗花卉,背後是金錢世界……

根、莖、葉子、果實如果可以食用,都會被人類拿來培育成農作物,其實花又何嘗不是,大家吃的菜蔬有不少都是花,西蘭花、椰菜花是最典型的例子,不過菜心、芥蘭的味道跟花也大有關係,很多植物為了繁殖,會在開花時把大量養份送到花器,所以當菜心芥蘭在抽薹之際,花蕾剛現之時,菜薹顯得特別甜美,花蕾的甜味就更為豐富,韭菜花、蒜心比韭菜蒜仔甜美也是一樣原理。這些「菜用」花器可能已不大像花了,但也有很漂亮的食用花的,金針花(萱草)就仍然能以花的姿態放入人類的口中,外國的花饌就更為豐富,特別是西方飲食中的「沙律」,因為沙律以raw food為主,入饌的鮮花更能發揮它們的氣味顏色,典型的有香菫菜(viola)、荷葉蓮(nasturtium)和琉璃苣(borage),這三種食用花除了顏色吸引,能增強食慾之外,它們也各有獨特的味道:荷葉蓮有芥辣氣息、琉璃苣有青瓜味。如能在清晨採收即時食用的話,花內的蜜汁就會更為清甜,不過,也只有農夫和園丁才能享受到這最高滋味。此外還有西葫蘆花、香蕉花等等也能入饌,做出種種特色菜餚,不能盡錄。有時候把花放進茶裏也別有風味,中國有茉莉花茶而外國有玫瑰花茶,另外還有桂花、菊花、金銀花、蝶豆花茶等:桂花氣息氛芳、菊花清熱、金銀花能治口腔發炎症、蝶豆花為夏日飲品添上誘人藍色……近年咖啡風席捲全球,甚至出現了咖啡花茶呢!

蜂蜜依賴果園 提煉香水精油

我們除了吃着花兒之外,蜂蜜也要依賴廣大的果園農場,才能大規模生產。現在大家在市面上見到的荔枝蜜、龍眼蜜,其實是游牧養蜂人到不同果園採集的單一蜜源蜂蜜,紐西蘭、澳洲的牧場果園,更以此跟蜂農合作,製作出不同的三葉草(clover)、苜蓿(alfalfa)等標榜藥用功效的蜜糖,其實三葉草和苜蓿都只是牧場的綠肥飼料作物,採集成蜜是二次使用的聰明手段,而麥蘆卡樹蜜糖就更是紐澳蜜糖的皇牌產品,原本只是原住民的山草藥,經科研及市場推廣之後,隨即變成數十億的地區產業。

蜜糖雖然值錢,但又比不上精油花水,奢侈品之中,香水應該是佼佼者了,用來提煉精油的花卉,最有名的應是中東一帶廣泛種植的「大馬士革玫瑰」(Damask Rose)了,需要大量人手採收的玫瑰花加上特定氣候的生產條件,高度限制了它的產量,使大馬士革玫瑰成為香水界的寵兒。不過,香港台灣近年有不少年輕人非常有創意,利用傳統的「阿婆仔」香花提煉出絕不輸人的本土花水精油,現在香港已有「白蘭花」的精油生產,稍後更可能會有薑花、梔子花、九里香和茉莉花精油出現呢。

花比起菜來說,更屬於奢侈品的世界,比起食用必需品更具經濟商品價值。番紅花、丁香都是自古以來的高價食材,甚至比金子更貴重,而藥用的花、香水香薰用的花、食用花等等,都出現在各方面的高價消費市場,花可真是最吸金的農作物,想起來荷蘭人創立的期貨市場也是由鬱金香而起。花非花,更是白花花的銀紙。

坪原猴

新界邊鄉成長的野猴子,拾起父母的鋤頭想保着最愛的農村風光人情,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有赤腳走阡陌的機會。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