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27日

【詩與胡說】香港人,讓創意回歸本土吧!

建立時間 (HKT): 1027 06:00

最近封殺潮蔓延,市民好心來到我面前安撫安慰,我倒是還好,決定走出來那天就已經豁出去,對這所謂的「後果」也沒太大的驚訝。對我來說,說假話或假裝看不見自我滅聲,比說真話還費勁個一萬倍,現在不用顧左顧右的,倒是逍遙自在,以後的路要怎麼走,生命自然有安排,沒啥大不了。但,在大家一片恐慌與擔憂下,腦海倒是冒現了一個問題:單單一個名單就足以讓大家雞飛狗走,我們會不會對我們的「本土」太沒有信心了?

這問題的答案還真是一種可悲,我們是如何走到這副田地的?

我的青春期娛樂,是從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得來的。記得當年大把的小品電影,甚麼冷門題材奇形怪狀的角色都能於電影中出現:「表姐你好嘢」、「猛鬼佛跳牆」、「公子多情」、「神奇兩女俠」等,講鬼講女人講偷渡客的輕鬆小品,如今難從只着重大製作大卡士的合拍片中呈現。樂壇的不景氣又已不是新鮮事,眾歌手與音樂人都顯露疲態,唱片公司以「不做不蝕」的心態運作,到頭來大家都只能依賴着北上為出路。但,這真的是我們唯一的出路嗎?

先把鏡頭轉到這次雨傘運動,無論廣場內外,大家(包括我們自己)都被香港人的創意嚇倒了;我們的年輕人,像是吃了大力水手的菠菜罐頭一樣,原創細胞瞬間爆發再複製,連外國傳媒都爭相報道專屬這雨傘運動的各種街頭創作,堪稱全球最富藝術色彩抗爭之一。除了場內大家能看到的外,我個人更是欣賞網上湧現的各種改圖和二次創作。網民的強項不止於幽默,他們那速度之快,簡直讓所有正在以photoshop和protools搵食的行家們汗顏。

跟「文化監暴」的戰友開玩笑,說我們這群文化藝術界的飯碗快要被這群後起之秀搶走了。雖是戲言,卻也有認真地反思着。這一個月來,我們看到的,是一群沒任何心理負擔的年輕人,各自用着最純粹的方法去表達自己當下的情緒。他們想到就去實踐,不用管甚麼市場反應,也不用擔心作品能不能被認同。這不就是創作的最初衷嗎?倒是我們這些已有一定經驗的行內人,背負着過去的所謂「成績」,每走一步都小心計算,生怕把自己的trackrecord扼殺掉一樣,到頭來,過份思前想後地把創作最精髓的靈魂都磨滅掉。

這十多年來,香港人的原創精神正是被市場的限制,被對自己不夠別人強的恐懼,一點一滴的親手磨蝕。
但,這整整一個月,證明了一件事情,香港人的創意潛力,不比任何一個地方遜色。問題是,當台灣的年青人可以用一兩萬租到一個小店面,開個café賣些原創手作專心發展屬於自己的路,香港的年青人呢?沒有適當的環境和平台,任憑你是天才也變無力。

置諸死地而後生,香港的本土創意工業,走到了一個極致,是時候好好地作反了。想開拓十三億人口的市場沒有錯,但別忘了,香港也有七百萬人,這些人,也需要娛樂,需要生活,需要消費。在還沒有出現那個壟斷一切的市場之前,這地方不也是好好地養活了我們七八九十年代的一眾前輩嗎?依靠了十幾年外來的催化劑,連觀眾都把視線轉移到日本韓國等的娛樂上,彌敦道上滿街的周生生、周大福、六福與藥房,這些都不是屬於香港人的。何不借這次機會,重整旗鼓,靠我們雙手重新活化屬於我們的這片土地?

所謂的白色恐怖,本來就是建基於每個人心中的恐懼之上。你越怕,越覺得自己沒有別的出路,那些掌管權利的人便更有籌碼去用你的恐懼來操控你的未來。你真正的敵人,並不是對方,也不是他們所虛構出來的那些假設,而是自己。怕自己不夠好,怕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怕自己敵不過。所以,朋友們,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能力,更要相信我們這個地方本來就擁有的潛力。

友人年初告誡,說今年的我該回歸本土了。沒想到半年後這話果真應驗。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