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筆思議】【慌張西望】
由荔園講到亞視 - 杜秋棠

更新時間 (HKT): 2015.05.22 05:20
來荔園的首個task,當然是在門口旁的掟階磚攤檔燒錢,在檔口上的巨型箭嘴超顯眼的。

連日天色昏昏沉沉,腸胃又被惡菌欺負,心情差到連字也不想寫(好啦,是藉口)。然後聽到那位數學天才富二代以一副成功人士嘴臉教你月儲三千買樓法,根本就是傷口上灑鹽,心靈造成永久性傷害。杜秋棠何曾不希望自己是𡃁坤,用𡃁坤的方法辦事是最爽的嘛。好了,再說下去,我也害怕被人攻訐,為消除怨氣,還是寫點集體快樂回憶──荔園。

最賺錢的階磚攤

噴水大笨象天奴

下一站,當然要跟老大Tino打聲招呼啦,可惜當年的牠已垂垂老矣,耳仔亦爛成一撻撻。兒時的我沒嫌棄鐵籠外傳出的大小便惡臭,堅持要將香蕉遞進牠的鼻子為止。Tino亦相當有靈性,懂得分辨誰真心餵食,誰假意戲弄,還會向搞事者噴水呢。猶幸當年未有自由行兵團來襲,要不然Tino早變成「噴水大笨象」了。現在回想起,Tino也夠慘的,當年離開緬甸家鄉隨沈常福馬戲團來港,誰知馬戲團負責人破產着草,賴低Tino和牠的蘇州屎。牠忍辱偷生,被迫蝸居在不足五百呎的鐵籠,靠市民拋擲的水果維生,有時還要跪地討吃。89年牠染病遭人道毀滅,葬在將軍澳堆填區,連塊墓碑也沒有。至於荔園標榜「玩極玩唔晒」是沒騙人的,杜秋棠永遠無法走近「恐龍館」,因那頭成座山高、貌似King Kong與ET混合體的怪物牢牢鎮守,而我的膽量直到荔園結業一刻還未夠數。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