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火煲劇】戲劇世界裡的#metoo

更新時間 (HKT): 2017.12.31 17:45

「女子無才便是德」,此話害慘了無數世紀的女人,以家庭為中心的生產機器,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無論是中國的禁宮,還是《無神之境》的美國西部都一樣。《無》劇裡的女性活在男性為主的體制裡,為了依附男人,再苛刻的條件也要笑著答允,甚至要覺得是天賜機遇。在《無》劇裡的拉貝爾小鎮,因為全鎮的男性去採礦而發生意外,奪去所有男人的性命,一下子所有女人方寸大亂,失去體制的依靠,日子苦不堪言,就連教導小孩寫字的能力也沒有,始發現妓女才是學識之士,獨立,搵到錢,最後更發現不需要男人,也可以尋獲摯愛,她對抗體制的第一步是遠離體制。

除了《無》劇,《紙牌屋》(House of cards)因為影帝奇雲史帕西(Kevin Spacey)捲入性醜聞而靠女主角繼續上位登上女總統而埋尾、《皇冠》(The Crown)的英女皇,是近代周旋於男人及大英帝國之中的女性表表者。除了劇集,電影也是女性站起來的一年,再翻開金球獎的五張女主角提名名單,無論是《戰雲密報》(The Post)的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演繹挑戰政府陰謀的傳媒界第一名女士、《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的莎莉荷堅絲(Sally Hawkins),作為女清潔工為救「愛郎」,獨力挑戰美國秘密機關、《莫莉遊戲》(Molly’s Game)的謝茜嘉謝茜婷(Jessica Chastain),從欺搾的賤老闆中自立門戶,開設閉門豪賭局,《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的法蘭絲麥杜文(Frances McDormand)的硬朗媽媽單挑昏庸警察、《萬惡金錢》(All the Money in the world)中的米雪威廉絲(Michelle Williams)為救兒子的母親,每個角色不單止站起來,還比起十年前的名單,站起來而且走得更遠。下星期的金球獎已率先以全黑衣著去捍衛女權,屆時直播當中,開場的脫口表演應該亦會精心計算這個話題。

就連新版《星戰》,Rey成為了最後的絕地武士,女性才是救世主,雖然外國有白人至上、男性至上的團體反對《星戰》的政治「太正確」,怕且只是螳臂擋車,現在只因女角抬頭就暴跳如雷,那日後迪士尼推出《睡王子》、《灰公子》等童話,豈不更難受?反正創作就本應沒有界限。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