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貫一專訪(1)】鄧小平讚不絕口 楊貫一走上鮑魚王之路

更新時間 (HKT): 2018.01.17 12:00

楊貫一現在已是世界御廚,但他並不是紅褲子出身,他的廚藝是環境迫出來的,接近50歲才入「熱廚房」成為廚師。一哥15歲初來香港做樓面,半工半讀完成中學課程,他做食肆樓面做了20多年,用了幾萬元的積蓄與幾位朋友夾份在74年開了富臨飯店,由打工仔變成老闆:「成日都要顧住飯碗,要賺錢唔可以蝕本,嗰時候幾千蚊可以買到樓,總之一班好朋友一齊做嘢,我哋自己識得諗做上去。」

飯店經營最初未如理想,他要去銀行借錢周轉,有一天,返到廚房叫伙計炒飯給他吃:「要成功就成仁,我哋自己喺環境要忍受,借唔到錢返嚟,叫佢哋炒碟飯都唔得,佢哋話『你煮啦,落場啦。』」於是,一哥就係自己入廚房炒飯,他表示:「嗰時啲人好野蠻,郁吓就講打講殺啲伙計,嗰時候為搵兩餐乜都敢做,唔同而家啲人,而家啲後生郁吓要享受,我哋嗰時唔係講享受,要捱到幾夜都要返工,廚房工人係做,你睇到嗰時敷衍去做,唔係忠實去做,搵份工做好難。」

一哥做了老闆,思前想後要研究有特色菜式才殺出重圍,用了3年鑽研整鮑魚,在84年鑽研出「阿一鮑魚」:「困難重重都要死頂,一定要打骰,滿頭腦筋都好大問題,就諗到做鮑魚,嗰天注定要我哋咁做,不過嗰時搵人食冇人信你,而係啲人唔相信你楊貫一能夠做出好鮑魚,因為我唔係廚師。」儘管成功鑽研出「阿一鮑魚」,但仍未可即時為一哥脫離困境,因為當時正值中英聯合聲明後,香港人萌移民潮,經濟市道不好,而他的飯店陷入財困,最後由一位當年一哥於告羅士打酒樓任職的年代,相識多年的食客陳先生借出100萬為他解燃眉之急:「嗰時環境個個都雞飛狗走,個個都話移民,我移咩?我冇資格啦,我哋都忍耐。」

之後,一哥的事業曙光終於出現,85年獲邀去了新加坡參加一個美食節,他表示:「我喺新加坡成功咗,日日幾個人做20圍,我希望做到好、做得好,人哋去跳舞,我哋就去瞓覺,5點鐘起身,過咗20日,嗰時好犀利,成功咗,報紙,大(篇)幅咁賣,上面北方知道有個鮑魚能手。」就是在美食節的成功造就了他86年上北京,在釣魚台國賓館為當時國家領導人鄧小平下廚的機會,回憶當時點滴,一哥即露出滿意的笑容:「我喺釣魚台有record。我喺嗰度住過半個月,嗰時住5號房好巴閉,當你神咁拜,去到邊度都有人跟住你。嗰時有人話我命運注定擺兩邊,一邊有風,一邊有雨,風雨交加,鄧小平先生鍾意我煮鮑魚,嗰次請客食到我煮鮑魚,佢就講『開放改革就有好鮑魚食,唔係今日都冇好鮑魚食。』」原本一哥與鄧小平有合照的機會,不過因司機搞錯地點而錯失了,但他因為為鄧小平下廚煮鮑魚,而令他在國際揚名。當時名堪輿學家王亭之為他算命,王亭之與一哥說:「你真犀利,聽日唔係淨係鄧小平搵你煮鮑魚,係全世界領導人都要搵你。」之後,一哥就踏出國際舞台,有機會去法國及其他地國家獻廚藝:「法國總統對我有禮貌,去過好多地方,見過加拿大總理,其他瑞典國家,成個歐洲去過晒,去過南非都去埋,煮畀領導人食,之後,我見咗世界御廚主席,就委任我做世界御廚。」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