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我還在意的 陳奕迅

更新時間 (HKT): 2018.12.10 04:30

如果我是陳奕迅?反正,唱得好唱得差,就算一路唱一路整漢堡包,香港人還是要聽,演唱會門票還是照搶。有其他稱職的替代品嗎?好像未有。香港人放棄,還有台灣,還有大大個中國。是香港人需要陳奕迅,還是陳奕迅需要香港?「我不是不在意的。」陳奕迅即席哼了好幾首新舊金曲,狀態不錯。

「我九五年入行。華星替我派台的第一首歌,叫《時代曲》。資深樂評人都說不知華星發了甚麼神經。一張唱片,谷三首歌,最緊要有首食糊歌。《時代曲》?好奇怪呀!」

「做EP跟做大碟的製作成本相差無幾,宣傳費用一樣,五首歌的EP賣五十元,十首歌的大碟可以賣一百元,符合經濟效益得多。後遺是新人沒有太多機會。試兩隻碟試三隻碟,還未成功,就解約,不要再試了。你無謂繼續追夢,我又不怕維持不到生意。」

「某程度上,香港樂壇其實進步了。今日的新人,試第一首歌不成功?試到第五首囉。試到第七首還可以支持下去。都係七首歌啫,都未做到一張唱片。」

陳奕迅又說了另一項經歷:前一陣子,去觀看網球比賽,坐在旁邊是位中年大叔。「他跟我說:『很渴望聽到我再唱些觸動人心的歌曲。現時的陳奕迅,太過曲高和寡。』有人支持,有人願意陪我成長,還重要。就算是全世界最勁的音樂人,沒人欣賞的話,what are you?」

陳奕迅很記得,14年的頒獎禮,唱《任我行》,第一次嚴重失準,全城怒罵。「我在意,否則不會記得清清楚楚。是可以有很多藉口,但全部是廢話。沒有時間綵排?人人也沒有。我唱《任我行》,忘記歌詞;到唱《主旋律》,是個新版本,更心煩;到再唱《遠在咫尺》,我真係背不到歌詞,便拿出手機閱讀。陳輝陽是第一個走過來罵我不夠專業的。我在意的。我發誓我不是故意,唱得不夠好,我也不開心。」之後兩年,陳奕迅缺席,有獎也不去拿。

到全世界認為陳奕迅離棄了香港,突然強勢回歸,以為重振雄風,更大鑊。「唱《四季》,全年得一首歌,至尊歌,唱到咁?有冇搞錯?咁都值得攞大獎?我好忟,背歌詞背了好長時間,在台上幾乎爆粗,I am so f...硬生生說成 I am so...... bad。你估我真係咁單純咩?」結果,他被視作嬉皮笑臉。隨心隨意地爆粗可能更易被理解。

「唔型呀,香港人。怎樣可以型?跳舞囉。你看看班韓仔。不錯是流行運動,跑步、打波、藍球、劍擊,就是沒人跳舞。以前還有D(Dicso),有P(Party),現在得K(卡拉OK)。連K都少,不如返屋企,睇N(Netflix),或者打online game。快餐店見薯條夠好賣,也會轉去推介雪糕新地。香港有沒有人接到班?還是郭富城。」

「趁現在這個時機,好應該發掘多點新意。我覺得自己其中一樣最能夠做到的,是提供過很多種類給大家。香港歌手不用悲哀,也不用擔心,有得唱就唱。反正不懂做第二樣事情的話,點都要唱落去。」

後記:輸給古天樂

換句話說,可以轉行的話,最好轉行。像他的老死謝霆鋒,不做歌手,走去做廚師,更有前途。廣東歌有權像老襯亭,不是說說口號便阻擋得住。「點解他要轉去煮食?又未必關生意更大的事。他真的拿手呀!對於煮食,他最有把握,甚至容易過唱歌做戲。你估佢真係好想畀架巴士撞兩撞再碌兩碌再踢兩腳?唱歌,或者音樂,就是我的煮食。」

對於香港樂壇的未來,陳奕迅說自己沒有想太多。使命,還是有的。「來到今天,我已經好滿足,死得㗎啦。所以,盡量希望可以break the pattern。」陳奕迅恐怕不會做多次《K歌之王》。其他歌迷或者很高興。不要忘記,香港聽眾情願惡搞古天樂當選我最喜愛男歌手。

撰文:方俊傑

(足本版請留意今日《蘋果》)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