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不護髮的人 鄭伊健

更新時間 (HKT): 2018.12.21 04:30

鄭伊健拿著一杯冰凍生啤,坐下,提議:「不如,你都飲返杯啦。」

「做新人時,一路接受訪問一路飲酒?直頭是不尊重,死梗!現在?好穩重。我覺得自己有足夠經驗去應付件事,做好工作之餘還可以在過程中尋找樂趣。」鄭伊健說,年紀漸長,其中一項好處是不再似年輕時騰雞。又有道理。

不想浪費時間,鄭伊健才留長頭髮。「有時,頭也沒洗便行出街。就是知道定型噴霧導致脫髮,我從來少用。」真符合鄭伊健人生哲學:你越緊張越好好對待越整色整水,越容易失去;順其自然,才歷久不衰。「不是我不想改變。我也試過陸軍裝,甚至剃光頭。沒人記得,大家只記得我長頭髮。還堅持改變的話,是為了甚麼?」

不變有個好處,不變最能夠符合觀眾期望。由《古惑仔》到《黃金兄弟》,既賣合作無間的友情,也賣集體回憶的歲月。「成為別人的集體回憶,其實要開心,要感恩。以前做過的事,除了搵到餐晏仔,也曾經令過他人產生共鳴。最怕說起那個年代,完全忘記我的存在,我會好失望。」

鄭伊健總有這份氣場。動聽一點,叫隨遇而安;苛刻一點,可以叫不思進取。「從擁有甚麼的角度看,我已經好好。一個藝員訓練班學員,可以做歌手,可以拍電影。由一無所有到慢慢擁有,有一段時間,的確會以為輪到自己啦,會得意忘形,會理所當然。原來沒有理所當然。你付出努力,其他人也付出努力。你要問自己:付出努力,是為了得到更多人的認同,還是想做好件事?」

「好多人喜歡馬國明喎,大家都覺得馬國明值得攞。有些東西,失去了,但得到更多。幾年之後,還有沒人記得獎項得主?未必有。今日,我開演唱會,很多人話我有好多首金曲。金曲?我無攞過呀,你們說的每一首歌都未攞過獎,到底算不算金曲?」

最活躍的時期,鄭伊健拍的每齣電影都賣座,每張唱片都銷量冠軍。「黃秋生曾經取笑我:『你呀,攞唔到獎㗎啦!』我話:『不緊要啦,我要現金獎。』秋生笑一笑:『我都情願要現金獎。』來到今日,喜歡我的,會繼續喜歡;未喜歡過的,不會突然走去買飛。我已經好滿足。可以無人睇㗎!可以不再需要娛樂事業呀!我也不知道未來還有沒有屬於自己的演唱會,今日有,就享受每一日吧。」

「如果沒人記得我演過甚麼角色,我會覺得自己好失敗。我已經有了,未必再突破到,但我未死,還有時間。再拍《風雲》,找我轉演聶人王囉。」鄭伊健扮演過兩次聶風,希望你記得。聶人王是聶風阿爸,配角。「你看《Avengers》,很多金牌演員也甘心扮演配角,最緊要好玩,個角色有需要,不是純粹擺我喺度,無戲的,就無謂。接受到件事,件事就會好睇。」

長青不老未必是好事。個個談論《古惑仔》,林曉峰、陳小春、錢嘉樂連謝天華也有兒有女,鄭伊健不為所動。「我不會有小朋友。」說得斬釘截鐵。

不願生育,大概可分成兩種原因:生物性和社會性。鄭伊健似乎屬於後者。他不是不喜歡小朋友,相反,他比一般人更留心香港的教育狀況。正正因為太留心,才得出香港不適宜養育下一代的結論。「我以前做兒童節目,小朋友,應該要開心。香港的小朋友開心?社會壓力逼到家長一定要跟老師WhatsApp,不跟隨的話,會被排斥。這種教育手法,我無辦法認同。做人不簡單,香港社會變得越來越複雜。如果,有一日,個細路問我:『我唔明白點解你要生我出來呀?』我不懂得回答。」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