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錄】藝術家太危險 袁富華

更新時間 (HKT): 2019.03.19 02:00

黃秋生初嚐影帝滋味的90年代中期,袁富華已有不少電影演出。你記得幾多?數來數去,還是在《喜劇之王》臭罵外賣仔的大賊。要不是袁富華碰上《翠絲》的男身女心打鈴哥,贏了金馬獎,你應該只記得周星馳與吳孟達。

袁富華家境清貧,父親是苦力,大哥讀到中二綴學,二哥小學一畢業轉去做學徒。「低下層的家庭背景會令人活得無理想。沒有人給我灌輸知識,就不會想到衝破框框。」

才24歲,還算年輕,袁富華自忖不過簽一年合約,失敗的話,大不了轉行。「不是太多人做得到全職演員,這一份工作,聽見掌聲。不行去目的地,留在原地一路空想,永遠不會找到答案,總要行過去,才會一清二楚。」一做做了五年。

「演戲事業上不進不退,當然不好受。排練的時候,明明不開心,一上台,見到觀眾,立即忘記了所有不快。老前輩說:『行過虎度門,要放低所有,自己不再是自己。』大膽的說一句:我基因注定要演戲。既然條路是自己揀,追唔返,就別說犧牲,應該想想自己有甚麼得着。」

袁富華說,一個最犀利的演員,觀眾應該只記得角色,不記得演員本人。「放在現實層面,當然好戇居。唯有自我安慰:扮乜似乜,認我唔到,就是我的特色。別談成就,一想就不開心,想來幹甚麼?」

做人總要不斷適應。自從憑《翠絲》當上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鎂光燈一下子射在袁富華身上,一生人從未試過。「頭幾個月,是有點不習慣,好像做着違抗演員份內事的工作。何不轉個角度?接受訪問都是接觸他人的機會,可以從每一個人身上找到不同性格,他們有甚麼吸引你,讓你注意?你將它們擺出來,一樣吸引到觀眾。增加參考對象,也是演員應該做的事。為甚麼硬要死抱着藝術家的光環?」

袁富華在電影圈不算得意,已重返中英劇團。政府果然削減資源,全體員工要減薪應付難關。紅褲子出身的袁富華決定重返校園,一個中學畢業的中年漢,走去讀個碩士課程。「身邊的人覺得很奇怪,以我的資歷,去教書也說得過去。教我的老師的年資的確比我淺,但他們走過的路,我沒經歷過,他們將經驗分享給我,讓我行少好多冤枉路。」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