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89年蔣志光親送《為自由》錄音帶上北京 見柴玲

更新時間 (HKT): 2019.05.31 09:52

《為自由》是香港演藝界一朵奇葩。

89年,冇WhatsApp、冇FaceTime,長途電話費貴到癲,而《為自由》一曲,盧冠廷5月22晚開工,一晚寫好,再由身在美國的太太唐書琛,透過長途電話填詞。5月23日早上,盧冠廷通知各唱片公司「吹雞」,梅艷芳逐個歌手打電話,羅文一收call即到。近百名歌手齊集EMI的錄音室錄了半天,約傍晚7時已錄好。

當日劉德華最早到,林子祥最遲,很多熱心演藝人主動前來錄音,靜婷姐姐更是因為聽到收音機報道,自發參與錄音工作。因為人太多,所以要分批錄。劉德華爆料說:「本來諗住由霑叔(黃霑)填國語版,但大家都擔心唱國語北京嘅學生聽唔明,所以冇填到。」有份錄音的包括羅文、靜婷、成龍、許冠傑、關正傑、梅艷芳、林子祥、譚詠麟、劉德華、鄺美雲、曾路得、岑建勳、徐克、劉天蘭、陳欣健、江欣燕、林憶蓮、許志安、甄楚倩、盧敏儀、周慧敏、呂方、惠天賜、鄭丹瑞等等等等。

錄好之後,兵分兩路,其一是製成錄音帶義賣,收益用於支持北京學生;其二是以不同方法,將之傳送到北京,方法包括:派人送到北京,或者用長途電話、播給留守天安門的學生聽,聽來頗不可思議,「人肉」方法誠然較可取,而這重任就交由前風雲樂隊成員蔣志光,及Raidas成員黃耀光負責,除錄音帶外還有一封支持學生的信,交給北京高校自治聯會。

雖然北京氣氛緊張,但兩人稱過海關時比想像中容易。此行共逗留了4日3夜,還見到當時的天安門總指揮柴玲,多名學生虛弱得連打招呼都乏力。

兩人甫返港即到跑馬地出席《民主歌聲獻中華》,上台分享,蔣志光說:「當我哋啱啱返落嚟嘅時候,聽到啲學生話聽日要撤退,其實我哋都覺得好唔開心,但最令我哋香港人驕傲嘅係,我哋真真正正可以拎到餅帶,全香港歌手唱嘅歌,係拎到上去!呢首歌,亦係天安門第一次播放嘅廣東歌!」振臂高呼。

今次送帶上京,蔣志光感受極深。兩人抵達時已入黑,廣場上人影幢幢。學生們各樣資源已很緊絀,但仍留了飯盒給他們吃,但一入口有餿味,蔣志光即吐了出來,深感愧疚:「佢哋將珍貴嘅食物留畀你,但我食完仲要嘔……」

「六四」屠城,坦克輾碎港人的民主夢,也不禁令蔣志光反思,還寫了一首國語歌,名為《未來是否繼續》。歌詞節錄如下:「昨天的我想要說不敢說/今天的我不能說偏要說/同一個晚上 兩種不一樣的感覺/不為甚麼 只是太難過/昨天的歌聽得懂不太多/今天的歌已變成無奈何/眼前在把握 還是讓它慢慢溜過/猜不透結果 可是我的錯?」

歌詞中還有這麼一句:「也許一個無情的年代/總會有人抬頭站起來/你愛現在 我愛未來 管他應該不應該」……

89年香港的民運歌曲,熱血如《為自由》,低迴有《媽媽我沒有做錯》。夏韶聲當年受訪時稱沒有參與錄《為自由》,但他在學運剛開始時已着手寫了一曲《媽媽我們做錯了》(89年5月28日報道)。後來歌名變成《媽媽我沒有做錯》。劉卓輝填詞。

《媽媽》派台已是屠城之後的事,此曲收錄於大碟《你喚醒我的靈魂》內。6月底突然爆出夏韶聲所屬唱片公司收到港台通知、稱此歌遭禁播。夏淡然說:「都唔係第一次啦,《說不出的未來》都受到同樣對待,話係有政治色彩禁播。」未幾唱片公司發聲明,澄清《媽媽》從未遭禁播。

《說不出的未來》是劉卓輝於86年第一首填詞的歌,有個小故事。劉卓輝當年很喜歡的台灣製作人李壽全出新碟,電台舉行填詞比賽、徵求《未來的未來》廣東版歌詞,劉卓輝寫出《說不出的未來》摘冠,但這首歌李壽全沒有唱,卻落到夏韶聲手上。歌詞訴說對未來的茫然,主權移交前的香港,未來儼如末世:「曾話過 賽馬不禁跳舞自由/曾話過 這裏不變我會逗留/你問我 我為何 說不出對未來的感覺」

夏韶聲在唱片歌詞集中特別註明:「For my admiration to Martin Lee」,即李柱銘。夏韶聲還有一首歌是送給李柱銘,那是88年作品、林振強填詞的《你漂亮的固執》。

固執了20年。時至09年,夏韶聲現身民建聯做搞手的《紅色搖滾音樂會》,再以一曲《大國崛起》明志。

時間回到89年,39歲的譚詠麟,同年8月推出大碟《忘情都市》,主打歌《你知我知》,林振強填詞。

「若是問我可否把所想的封鎖/就像問我絲巾可否包一堆火/其情形NA NA NA NA NA/大家都知(不講也知)」控訴中共政權之無法無天。

當年阿倫曾鬥志激昂,還說:「如果我有仔女,我都會鼓勵佢哋參加支持民主運動。」

所以他將兒子送去英國牛津讀書。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