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燃上架】集體回憶:80年代「暴走貓」恐怖傳聞 《東瀛貓一番》訪尋日本貓蹤

更新時間 (HKT): 2020.01.05 23:00

世界很美也很殘酷。憂傷的沖繩流浪貓繼續流浪看花,香港的社區貓在啃途人隨手就丟的煙屁股和濃痰。牠們的壽命平均只有三年。動保法遲遲未落實頒佈,浪浪命運堪虞。

以憂傷開始,可能也有個快樂的結局。

東京近郊的大型墓園「谷中靈園」,面積約10萬平方公尺,附近的社區貓在墓碑之間追逐,彷彿無數貓抓板。遊人專注撩貓,沒察覺亡靈在旁微笑。

搭和歌山電車朝見「二代玉」是指定動作。貓陶器貓匙羹貓公仔貓杯碟貓扇貓日曆貓筷子貓陀錶貓遮貓袋貓襪......精品店裏清一色都是貓。盒面印了貓大頭的星級仙貝,究竟是給主子還是奴才吃?翻開其中一本書,有章節介紹不同類型的貓髀,分類仔細。

Hello Kitty主題套房讓Chris面對真正的考驗,他很明顯克服不了。別小看喵喵新酒(Nyan Nyan Nouveau)——為貓釀製的葡萄汁,成份有貓薄荷草,不含酒精。貓喝了會high,Chris喝了就噴。

故事起點是1979年某天,29歲的津田覺先生,在乾洗店發現一個被丟棄的紙箱,4隻剛出生的幼貓,還未開眼,非常孱弱。津田先生本不喜歡貓,他養過各種動物,包括雀仔。貓捕雀是宿命,所以津田先生不大喜歡貓。這4隻小可憐改變了他的想法。

津田先當時的女友專門為法國娃娃設計服裝,一次女友把樣板留在津田家,小貓拿來把玩,玩得不似衫形。津田先生心念一動,就把公仔衫套落小貓身上,竟也合穿,津田從此迷上這種cosplay遊戲,小貓變成「暴走貓」。其中一款海報,賣了600萬張;有說光是賣海報,已為津田先生帶來18億日圓進帳,還衍生不少周邊產品,特別是文具,很多人的小學生時代,都曾經擁有過。

不得不提「暴走貓」一款專屬駕駛執照,上面印着「到死都有效」,每張100日圓,120萬張馬上被搶購一空,最後賣了逾1,200萬張。

關於「暴走貓」拍攝過程,市面流傳各種都市傳聞,例如那些貓根本是貓標本,甚至只係「得番個頭」,衣服下的是「假腳」;也有傳攝影師以石膏、纏上鐵線令貓兒「站起來」。越想越心寒,有動保團體質疑津田覺虐貓。

1982年,「暴走貓」停產,直接從市場上消失。

消失之前,津田先生曾公開拍攝竅巧,試圖澄清有關恐怖傳聞。他稱拍攝團隊是用軟薄的布為貓貓造衫,背後有拉鏈;貓貓並非直立,而是蹲着。每次拍照都要視乎主角們的心情,如果貓貓累了屎面了發脾氣了,像哥斯拉一樣推倒場景道具,當然不好,也對貓貓構成精神壓力,所以每次拍攝時間只有黃金10分鐘,那是極限。每次拍攝需要7、8名工作人員,有人專責為貓貓穿衣脫衣,有道具師、攝影師、助手,有人專責拿罐罐,逗貓用。

今次Chris訪問了「暴走貓」作者津田覺,他說了一個故事,和兩張照片……

如果周潤發將《監獄風雲》怒罵張耀揚那句「我叫你做食屎狗!」改為「我叫你做食屎貓!」就成了賀歲片;公司忽然來了一隻貓,女同事會圍着牠喵喵喵喵怪叫,但沒有人會扮狗吠來歡迎狗。

有說貓還被賜予神力,能看穿獨裁者的野心,故流傳亞歷山大大帝、凱撒大帝、拿破崙、墨索里尼和希特拉都怕貓——無史實根據,但科學家估計,若人類消失、老鼠跟寵物狗都絕種了以後,貓一樣活得好好的,因為捕獵是牠們的天性,但也很貼心,在浴室制高點睥睨一絲不掛的你,擔心你遇溺;叼來老鼠曱甴放你枕間,怕你餓。

有一種肚餓是,隻貓怕你餓。

貓其實是一種液體。在日本,這種液體還有神力,例如招財貓。招財貓原型是豪德寺裏一隻孤零零的白貓,牠只是舉了一下手,讓彥根藩藩主井伊直孝避過遭雷殛的噩運,這樣就成為了吉祥物。豪德寺有過萬隻招財貓,大小不一但姿勢一樣,密集恐懼令Chris Broad有點驚。也許在他眼中招財貓只是天氣預報員或出色的推銷員,右手招財左手招客。現在甚至有雙手齊舉。

在這裏岔開一下介紹Chris Broad和他的channel。Chris今年29歲,旅居日本6年,2012年開始經營YouTube Channel'Abroad in Japan',143萬人訂閱,瀏覽率逾1.6億。

'Abroad in Japan',向西方人介紹日本人的生活,東西文化撞擊肯定火花四濺,Chris的英式幽默和滑頭也教一些日本網民不爽,認為Chris恥笑他們,例如英語程度。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