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60歲洪朝豐宣佈出櫃:我想活喺光天化日底下

更新時間 (HKT): 2020.02.25 06:00

2月份的某一天,身在清邁第四度短期出家的洪朝豐,主動致電記者,說要公開他60年來的一個秘密——他是一個同性戀者。

上月「登六」的洪朝豐,結過婚生過仔,也跟香港富婆寶詠琴展開過一段轟天動地的愛情故事,不過過去20多年,洪朝豐性向一直受人猜疑。一直否認是同性戀者的他,日前接受《蘋果》獨家專訪,終於就自己性取向坦然表白。

洪朝豐:「我想公開我性取向,我由原本嘅雙性戀,慢慢演變成而家嘅同性戀者。點解我會喺呢個時候講呢?因為我覺得人都60歲,根據中國曆法,60歲係一個甲子,一切重新開始,我想講嘅目的有兩個:我想60歲開始,活喺光天化日底下,開始我嘅新生命;另一個係我天生抑鬱狂躁症,所以我覺得我生命除咗喜悅自己之外,仲要有益於精神病人,因為我有一個確切嘅經驗同埋體會,我知點樣去幫到人。另外我亦係一個舌癌病人,我覺得我係要幫啲癌症病人,我天生係一個雙性戀者,而家係一個同性戀者,我天生係要幫同性戀或者雙性戀呢個性取向而感到迷惑、唔開心嘅人,呢個就係我想公開我性取向兩個目的。」

甚麼時候發現自己是雙性戀?

「其實細個時都好模糊,我印象中細個對男性係有好感,但我對女性都係有好感。喺愛情上,我係一個遲熟嘅人,我去到16歲都唔識鍾意人。」

洪朝豐先細數他的愛情故事,16歲那年有女同學跟他表白,但自己仍戇居居不知情為何物,到兩年後發現喜歡上那位女同學,終止已經有要好的男友。

「21歲遇到我前妻葉桂好,好被佢吸引,認識冇幾耐我就開始追求佢,我哋好快就一齊住。」同居日子葉桂好意外懷孕,二人決定簽紙結婚,生下獨生子洪葉,但婚姻維持到1988年便結束。

「我同佢婚姻最後一年時間,我開始發覺我鍾意咗個男仔,呢個男仔喺香港管弦樂團做樂手,係個美國人,我同佢當時有啲交往,我想同前妻告白,然後中止呢段婚姻,但喺我未曾開口講之前,我前妻先開口話要同我分手,理由係同我喺呢個婚姻裏邊唔開心,覺得呢個婚姻綁住佢人生發展,同埋我哋咁早有細路仔,佢覺得個仔比較困身。」

前妻可知道丈夫性向轉變?

「佢唔知㗎,到後尾我哋正式分開咗,好多年之後佢開洪葉書店,我幫佢打工,我先正式同佢講。」兒子洪葉其實一早知道父親性向,只是沒有跟母親多講半句。

作為一個丈夫和父親,喜歡上男人,內心可曾好掙扎?

洪朝豐想了好一會:「其實我18歲時有同性嘅性經驗,嗰個係一個英國人,我唔知點解我後生時比較容易吸引外國人......我自己都搞唔清楚。或者我講得清楚少少,18歲發生咗第一次同同性嘅性行為,完咗之後我覺得自己好污糟、好污穢、好恥辱、好羞辱,我覺得我唔應該做呢樣嘢,咁跟住我就唔記得咗呢樣嘢。」

第一次性行為是位英國中年陌生人,洪朝豐清楚記得當日在尖沙嘴等人,對方上前搭訕。

「傾傾吓偈佢邀請我去佢屋企飲杯咖啡,我諗我當時感覺係好奇,去到佢屋企之後,好似好順理成章就發生咗一個性關係。而喺呢個性行為前後,我係鍾意返16歲時喜歡我嘅一個女仔,係呢一件事嘅前後,我鍾意嘅一個女仔係真正嘅感情嚟,去到21歲我識我太太嘅時候,我係全然被佢吸引。」每個細節,洪朝豐都清清楚楚交代。

跟前妻離婚後,洪朝豐跟好幾個外籍男士「交往」,但強調不是拍拖。「我有同一啲外籍人交往,但我冇拍拖,我正式拍拖係一個香港人,係1991年聖誕,佢喺紐約從事電影工作,我第一個男朋友,香港人,我同佢拍拖3個月就分手。第二個男朋友係95年,佢都係香港人,喺台灣工作,係現代舞蹈團總監,我同佢拍咗拖半年;第三個男朋友係1996年,佢係一個內地人,我同佢拍拖12年。」

一起12年?換言之1998年跟寶詠琴拍拖時,仍在跟內地男友交往?

洪朝豐笑說:「係。寶詠琴係知道嘅,一陣先再講。」

他繼續細數戀愛史,2009年跟第四個內地男友拍拖10個月,到2012年跟第五個亦是最後一個馬來西亞華僑男友交往,拍拖5個月便分手。

「我同寶詠琴1998年11月16號第一次見面,但1996年已經同呢個男仔一齊,寶詠琴係完全知道(笑),佢(寶詠琴)係一個好有閱歷嘅女人,喺第一次我哋見面嘅時候,因為我要訪問佢講關於安樂死呢個課題,所以事先做research同佢傾偈,喺金鐘香格里拉酒店,啲陽光透過玻璃射落嚟影到佢好靚,我第一眼已經俾佢吸引咗,原來佢都俾我吸引咗。第二日我哋做訪問,訪問過程大家好投契,我話可唔可以再嚟做多次訪問,佢即場答應,相隔一星期我哋再做訪問,之前我哋又約話再做一次research,呢次佢就約我上佢山頂屋企。嗰晚我好坦白同佢講,我有男朋友,佢話:『我知。』佢嗰時先講話何鴻燊嘅女,當佢搵到愛情嘅時候,面上邊流露嘅笑容就係同我笑容一樣。」

有要好男友仍跟寶詠琴交往,其實是一種背叛,一腳踏兩船。

洪朝豐認同:「係,冇錯,因為開始我同寶詠琴之間關係唔係好明確,我唔敢同我男朋友講,當然喺某一個角度嚟講,我係背叛咗佢,後尾我覺得係時候要同我男朋友講,我男朋友都唔開心,但隔咗一日之後佢同返我講,佢可以接受我有一個女朋友,因為我唔係鍾意咗另一個男仔,同埋佢可以了解我係一個雙性戀者、我對女仔嘅渴求,我內心深處、靈魂深處同肉體上對女仔嘅渴求。」

洪朝豐指寶詠琴很早已經知道他有男朋友,問他女朋友有否跟男朋友見面?

洪朝豐說:「有,我哋有一齊出去玩,我哋有去上海、杭州、蘇州、北京、西安。佢哋兩個都好愛我,佢哋都認同我呢個性取向,認同我係雙性戀者,佢哋覺得同我相愛,除咗成全佢哋之外,亦都成全咗我,因為我係一個雙性戀者。」洪朝豐強調,三個人一起只是遊山玩水吃喝玩樂,就此而已。

究竟何時確定自己由雙性戀變成同性戀?

洪朝豐低下頭想了好一會說:「有一樣嘢我唔怕講,因為呢個係事實,2000年3月,當寶詠琴提出復合,佢話好掛住我,佢話當時天氣好冷,佢驚我凍親,好想攞啲棉被落嚟我舖頭(當年霎東門古董首飾店)畀我,佢話仍然好愛我,好想同我復合,我當下就同佢講:『我哋可以復合,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條件就係我唔可以好似以前咁樣同你有正常嘅性關係,佢話:『唔緊要,我哋攬吓錫吓就可以。』我唔知點解我當時咁樣同佢講,但呢個係一個直覺,當時我就係咁樣講,因為我經歷咗幾個月,同佢發生咗咁多咁戲劇性嘅事情,引起咁多香港人關注,我覺得我哋復合,我唔可以同佢有全然放鬆嘅性關係。」

性格上差異,造成洪朝豐與寶詠琴經常為一些生活上小問題發生拗撬,復合年半,二人2001年8月在紐約旅行期間再次分手。

「我喺酒店出嚟(紐約),我同自己講,我唔會再搵女朋友㗎喇!因為女仔對於我嚟講太複雜,我handle唔到,由嗰時開始,我正式成為一個全然百分之一百同性戀者。」

何以跟這位拍拖12年男友分手?

「原因係覺得我背叛咗佢,佢攞返寶詠琴呢樣嘢,覺得我背叛咗佢,喺我哋12年關係裏邊,我有兩次背叛咗佢,所以頭尾有3次背叛咗佢,佢好唔開心,對我完全絕望。」

2013年跟大馬男友分手至今沒再拍拖,洪朝豐表示需要愛情滋潤,自己生理上仍有需要。問如何解決?洪朝豐笑說:「自己幫自己。」

洪朝豐承認自己是一個渴望愛與被愛的人,渴望找真正人生伴侶,跟喜歡的人光明正大拖手行街。

「甚至乎對方想結婚,咪同佢結婚囉!」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