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話當年】兆尊兄妹驚祥嫂搶屍瞓靈堂 三更半夜唔怕鬼墳場拜父

更新時間 (HKT): 2020.03.18 06:00

鄧家爭產是由1996年底至1997年中,隨着香港粵劇名伶鄧永祥(新馬師曾)逝世而引起的遺產爭奪事件。祥哥妻子洪金梅和子女及周邊的親友各不相讓,通過傳媒叫囂對罵,情節比電視連續劇還精采,報章、娛樂雜誌、電子傳媒日以繼夜追蹤報道,繼而引發香港社會對傳媒道德及新聞娛樂化的關注。

當年的娛樂記者幾乎無一例外,都有機會採訪鄧家爭產事件,因為當時需要大量人手,不是在永祥大廈、醫院守候,就是等祥嫂住的駿景園,而且經常是通宵等候。筆者也是因為採訪過程中認識了兆尊四兄妹和他們的部份親友,特別和小艾比較投緣。有天晚上小艾致電筆者,問筆者可否過來永祥大廈陪祥哥打牌,因為不夠腳,筆者就去了戥腳,當年因祥嫂已離家出走,小艾幾兄妹怕祥哥悶,所以找人陪他打牌娛樂一下。有時打得太夜,小艾就直接叫筆者留宿永祥大廈。

後來祥哥身體越來越差,住進醫院,兆尊四兄妹天天去醫院探病,每晚輪流在醫院留宿照顧父親,筆者也經常收工後去到病房探望兆尊和小艾幾兄妹,發覺他們四人感情很好,當時他們真是很擔心祥哥的病情,看得出他們很愛這個爸爸;反之,他們對祥嫂就徹底失望,因祥哥住院期間,曾有幾次出現危殆,他們打電話通知祥嫂,但祥嫂都沒理睬他們。

到祥哥彌留之際,筆者和祥哥親友在醫院休息室,沒有進病房,後來見到小艾一臉淚水走過來,筆者知道祥哥仙遊了!小艾哭着對筆者說:「阿爸剛走了,你要不要去見最後一面?」筆者回她:「不必了!讓其他親友見吧!」祥哥去世,對小艾打擊很大,所以筆者經常會到永祥大廈看望幾兄妹,聊晚了索性在永祥大廈留宿;後來為祥哥辦喪事,他們擔心祥嫂來搞事,出殯前,他們每晚都是睡在靈堂地下,筆者也陪他們在靈堂睡了幾晚,有晚三更半夜乍醒,看到紙紮公仔在眼前真是夠嚇人,然後有人打電話來告訴兆尊,祥嫂要帶人來搶屍,真是聞所未聞,大家被吵醒後都好緊張地研究對策,而記者和警察也聞風而至,當晚搞了一個通宵,大家都沒睡好,到早上8時許新華社有副主任來弔唁,看到地上睡滿人,場面夠尷尬,大家馬上爬起來梳洗。

直至送了祥哥上山當晚,筆者也跟小艾他們回了永祥大廈休息,晚上睡到凌晨約2時,小艾來叫醒筆者:「起身啦!我哋而家去拜阿爸!」筆者都呆了,三更半夜去將軍澳墳場拜山,當看到窗外的下雨景時,筆者也忍不住問:「咁嘅時候,落晒雨仲去拜你阿爸?你唔係開玩笑呀!」小艾一面認真說:「乜嘢開玩笑,大家都嚟晒13樓(祥哥家)集合啦!快啲起身準備出發啦!」

雖然筆者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是現實,但還是跟大隊拿住大袋金銀衣紙、香燭上車去將軍澳墳場,一行10多人分3、4部車約凌晨3時抵墳場,當眾人下車時終忍不住問小艾:「你哋點解要凌晨成3點,仲要橫風橫雨嘅天氣下嚟拜山呢?」小艾表示:「聽日啲記者一早嚟等㗎啦!而家拜咗,聽日咪唔使嚟囉!」人生中,筆者也是第一次於凌晨在墳場出現,不是自己親身經歷,真的不會相信有人會在三更半夜橫風橫雨下敢跑到墳場來,認識了他們,把筆者世界也顛覆了。

撰文:鍾國仁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