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燃上架】由《空中王者》淪為抗疫專機 波音747俯瞰香港興亡

更新時間 (HKT): 2020.03.31 23:00

兒時每到九龍城,雙手自必然進入作戰狀態,以防範震耳欲聾的飛機聲。但人總有某程度的被虐癖好,這環迴巨響連帶飛機低飛營造的視覺震撼,卻教人莫名興奮。那時未有《衝上雲霄》,普遍人都會認得出「波音747」,因它是飛得最「低」(因為大架)又最「嘈」的機種,拱起的機頭更是易認。波音747是伴隨着70後、80後和一小撮90後港人的成長,見證着前殖民時代香港曾經繁榮安定過。早幾年,波音747度過了50歲生日,但因種種因素,卻已逐漸被淘汰,昔日的「空中女王」傲視全球,今日卻儼如殘花敗柳,淪為充當貨機的份兒。隨着波音747的黃金歲月消逝,再目睹今日香港的不堪回首,更教人欷歔。

像許多傳奇一樣,波音747的誕生也是無數偶然的結集,但若沒有泛美老闆Juan Trippe和波音大佬Bill Allen再加上總工程師Joe Sutter,一切都不可能成事。Trippe和Allen,兩個當年被譏為黐線的老闆,看準未來是航空世界,決定研製這空中霸王,從此改變整個航空歷史,也間接促進全球一體化。這個決定,絕不是林鄭的明日大「愚」好大喜功,而是改善生活質素的抱負宏願,內裏展現了視野與胸襟。因為稍有差池,隨時可以輸身家。

這是一個億元賭博。得就得,唔得就摺得。

1966年,距離起貨還有26個月,莫講話飛機草圖,連工場都未有。他們選址位於Everett的荒郊,日以繼夜開山劈石起鐵路,勉強在砌機前搭到個竇。要趕號稱全球最死的死線,怎可以沒有波折,就如交貨前才發現機翼唔OK。幸好有Joe Sutter,這後來被譽為「波音747之父」的總工程師,在適當時候做對所有決定,將問題迎刃而解。危機當前,一個願意聽取意見的掌舵人是不能缺少。Joe Sutter也是一等一的安全先生,他將「安全」二字植入了波音747的DNA裏,其倡議的四引擎式設計,就是以客人安全方向設想。畢竟一艘能載400人的空中巨無霸,若出事會有幾不堪設想。

憑着獨有的安全性和豪華服務,波音747未幾便雄霸航空界,全盛時期每年生產超過60隻。告訴你一些數字:747機隊的乘客人數達到35億,相當於全球人口的一半多。747機隊的紀錄旅程超過350億法定英哩,足以往返月球74,000次。747-400ER的載油量為63,500加侖(240,370升),這讓它能執行超遠程航線,如洛杉磯到澳洲墨爾本。

無疑,波音747將貴族獨享的專利平民化,也縮短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然而,凡事必經歷盛極而衰的階段。後來波音747遇上減價戰競爭,加上油價持續飆升,在成本效益下,近年已逐漸被航空公司放棄,或改裝成為貨機。2016年,國泰的波音747也完成了最後一次民航旅程,最後一次在獅子山上的雲端,俯瞰這片樂土。

今時今日,偶然亦會聽到波音747的名字。因為好像從武漢肺炎疫區運走公民的包機,sadly,九成是波音747。

但願香港不要淪為收容港。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