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專題】五個她們,缺一不可

更新時間 (HKT): 2020.04.13 02:20
蔡思韵憑《幻愛》贏得演員獎。

總是有人keep住講:香港演藝界青黃不接。過去或許是,但現在,肯定不存在這問題;如果你仍然這樣覺得,只是你根本沒有留意,又或只留戀那些晨早過時的名字。


這五個女演員/藝員,屬於現在進行式,缺一不可。

撰文:月巴氏

蔡思韵 出世的美

她很美,美得空靈,美得不俗氣,但好奇怪,so far仲未見過有人替她影到一輯硬照如實呈現她的美(相中的她固然靚,但靚不等同美);反而每當她出現在虛構的戲劇世界,才是她最美的時刻,她可以是《獅子山下》畀人恰到出面依然默默忍受的地產經紀,可以是《短暫的婚姻》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婦人,也可以是《返校》洋溢古典美卻被白色恐怖逼害至死的殷老師。她能夠令每一個(即使未必是主角的)角色,都擁有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真正演員的美。她與劉俊謙,很美的一對。

余香凝 走入角色

如果蔡思韵的美是空靈,余香凝則是實在的。當她身處《逆流大叔》那個由中年男人構成的失意世界,年輕的她,可以為大叔們起着一點點鼓舞作用。Dorothy這個龍舟教練角色好好睇,主要原因是劇本設計聰明,角色的討好,也令余香凝由負面新聞主角,釋放出來。她由自信的Dorothy,變成自卑到寒背的OK姐姐──余香凝將人人艷羨的高䠷,化成角色心理的一種肢體投射。作為演員,我看到余香凝怎樣將自己進入到角色裏去──包括身體。

陳漢娜 厭世面孔

當《非同凡響》的OK姐姐是個自卑學生,《G殺》的趙雨婷則是個被大人剝削的資優生。這個年輕人,一早被大人放棄,就連表面對她呵護備至的阿Sir都只是當她的口是洩慾工具──老實,除了陳漢娜,我諗唔到有邊一個女演員能夠演繹這角色。陳漢娜的一張厭世臉,固然是特質,但亦可能是限制,限制了某些思想保守的導演監製不敢找她去演其他類型角色,偏偏某些做戲難睇但天生個樣人畜無害懶可愛的反而大把機會。媚俗,是死症。

談善言 演繹性感

一位絕對被忽視的演員。忽視,不在於她的演出機會,事實是她演過的角色不少,由被搞大肚的校花到只能暗戀別人的寄宿學生,由TB到pole dance老師,由絕症患者到介入別人婚姻的第三者都做過,我所指的忽視,是她似乎只獲安排一些從屬或輔助角色,但只要你有睇過她的戲,你自然會感受到她的存在感:像《非分熟女》,真正性感的不是阿Sa的小敏,也不是郭奕芯的賣薑女,而是談善言的月美。一直覺得性感是感覺這句話好bullshit,但談善言令我明白性感原來真的未必關乎胴體,而可以是一種感覺的詮釋。

馮盈盈 個性貼地

她是藝員,演戲只是工作一部份,戲做得再好,目前都只是符合無綫劇集標準的所謂好。揀FYY,因為她永遠懂得娛樂大家,也很清楚今時今日香港人需要甚麼──大眾需要的再不是甚麼明星(尤其是經由TVB夾硬製造的),而是一個跟自己同呼同吸,貼地的人;貼地不只是化身性博士,而是在疫情嚴峻時落邨派口罩給老人家,在6號把香港說成是沙士源頭時立即嚴肅更正。一直不乏fans在專頁留言勸她離開大台,但其實,冇人有權幫/逼佢揀。而我想說的是:可以讓她發揮的世界,不止於電視屏幕。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